灰姑娘的姐姐

沈云芝打来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正在整理文件里的资料,听到她说:“吕编剧,我能改剧本吗? 听到“改剧本”这个词,我停止了我正在做的事情:“为什么?沉默了许久,...

沈云芝打来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正在整理文件里的资料,听到她说:“吕编剧,我能改剧本吗?

听到“改剧本”这个词,我停止了我正在做的事情:“为什么?沉默了许久,电话那头的沈云芝说:“这出戏不讲道理,也不宣传情节”

没有宣传,我就看了那四个字,点燃了香烟。我开始微笑。我刚才在浏览网站,沈云芝的个人资料就在我眼前。作为一名受欢迎的女演员,她已成为一部改编自畅销小说的受欢迎电影。她已经从一个玉女偶像成长为一个强大的偶像。她的前途是无限的。导演们都说像沈云芝这样的女孩天生就是演员。否则,为什么她会表现得比其他人更生动,同样的微笑和闪烁,同样的梨花与雨。沈云芝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她对这个行业的专业态度。不管电影是什么,只要她点头,她就会拍下来。她非常专业,从未与任何演员发生过冲突。

吸烟,我说,“哪一个?”似乎我没想到我会这么高兴。电话那头的沈云芝说:“第十场第三场。”

第三幕,第十条,是给我妹妹的梦拍张照片。在梦中,我妹妹和她英俊的男友浪漫地牵手,而在梦中,我妹妹醒来看到了她妹妹的笑脸。

“这出戏不好。这是整本书的关键转折点。我妹妹和我妹妹之间的关系取决于这些细节。我们不必谈这个。但是不算什么,但我是个编剧。如果这个故事真的是垃圾,你不能拍,但我不能改变这个。”没别的,我挂了电话,指尖上的灰掉在象牙桌上。我没擦,眼睛还在屏幕上。沈云芝的百科全书读到了她最新的电影《星山映谷》,这是一部大制作电影。这是一个顶级投资在中国,导演提名金球奖,最佳女演员。如果你往下看,你会看到一个流行的编剧名字,那就是我,吕秀然。

不想被打扰,我关掉所有的通讯设备,躺在床上。在黑暗的房间里,我似乎能闻到一个人身上腐烂发霉的气味。我戴着眼罩的眼睛给了我一个黑暗的世界。那个世界有梦想和挣扎,比如窒息,但我没有醒来。

再次打开电脑已经是隔天上午,找到娱乐新闻的版面,硕大的标题涌入我的视线:因档期问题,沈云芝无缘《形单影孤》。发布消息的记者说:因为两部片约撞车,原本已经决定出演新片《形单影孤》的沈云芝,忍痛割爱,放弃了这次出演机会,对此沈云芝本人感到十分惋惜,并且极希望日后有机会再和《形单影孤》的制作班底合作。

似乎为了平息众怒,给大众一个交代,沈云芝的经纪公司封了询问闹事儿的帖子,并公开宣布,近期将会发出声明。

看完帖子,我打开手机,十几个导演的未接电话,接通,没等到电话那边的导演说话,我便道:”张导演,一个演员说要改戏,我做编剧的就要改,那为什么不让演员自己写,那样想演什么写什么,您拍了这么多年的戏,自然能看出这场戏有没有用,如果您也觉得没用,我可以改,但是堂堂一个导演,怎么会被一个演员为难住。“那话我说得委婉,而导演也似乎被沈云芝的声明气得半死,只说让我放心,便挂了电话。

沈云芝虽然在这个圈子小有名气,但毕竟还是年轻,她根本不懂,在那些电影完美的镜头后,所掩盖的黑幕。她太骄傲,又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根本就是找死。

《形单影孤》小说出版的时候,并没引起很大的反响,后来因为一个书评人的推荐才彻底地火了起来。书虽然火了,真正的故事却没有一个人看明白,人们在网上发表感慨,说《形单影孤》书写了这世上最纯洁的亲情,姐姐与妹妹,母亲与女儿。却没人看到故事背后姐姐那些关爱之后的冷笑,没人看到母亲在诉说父亲离开时候的坦荡,我是一个喜欢玩的人,所以总把真相埋在故事的最深处,而往往挖掘到本真的人都是故事的主角,就像沈云芝。

从没有卖过影视版权的我,卖掉了《形单影孤》,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亲自编剧,并且要沈云芝担当主演,我要让她重新把我们的故事演绎一遍,清楚地告诉她我回来了。

沈云芝再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正看着网站上贩卖婴儿的帖子,一个个刚出生的孩子被弄死摆上餐桌,或者流到市井成为乞丐,再不然便是养得好好的在七八岁器官最为完好的时候,被人开膛提取器官,一切都是为了钱。

电话那边,沈云芝道:能谈谈吗?

有必要吗?我吸着烟闭起眼,想像着电话那端的那张脸,是不是和电视上一样高贵优雅,还是因为《形单影孤》这个故事而狼狈不堪,记得刚接拍《形单影孤》的时候沈云芝在大小场合被问及对《形单影孤》的看法,她都在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一部作品了,那种姐妹亲情真的很感人。那时候我就知道沈云芝根本没看过《形单影孤》,因为她如果看过,就一定会看出《形单影孤》到底讲了怎样一个故事。

你到底要什么?

听着那高傲的语调,我笑道:我能要什么,我不过是一个编剧,这种问题你不用问我,如果你不怕几千万的毁约金,还有打不完的官司。尽可以像个当红女星一样什么都不怕,说不演就不演。

先发制人总能把人捏得死死的,所以我依旧先沈云芝挂了电话,电脑屏幕上依旧是飞溅的鲜血,掉落的尸体,还有四溢的脑浆。是的,我的那些纯美的爱情,那些珍贵的亲情都是看着这些东西写出来的,因为我坚信这世上每个美好的故事后都一定会有注定要被牺牲掉的角色。

无可否认,沈云芝身后也是背满血债。

墨川打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指尖夹着烟,白色的烟雾笼罩在眼前,耳边是凄厉的尖叫,一声声哀号从耳朵直达心底,然后是忍不住的战栗,那是人在极限的时候所能发出的最凄厉的音调,也是经历过同样的人生的人才能体验得到的,没有关掉高价从国外网站上买的那些变态音频,我接通了墨川的电话。

知道我的脾气古怪,来当说客的墨川并没有再说那些投资商要他转达的话,转而道:天冷了,注意保暖,如果哪里不舒服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嗯。挂掉电话,我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家,这么多年,墨川这个本不该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给了我最大的温暖和安慰,也许这也算是老天给我的补偿。其实我大可以忘了一切和墨川生活在一起,只是不行,曾经的那些我怎么能白白经历,又凭什么让沈云芝过得无忧无虑,光辉耀眼。

灵异小说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200

2022-5-16 0:53:10

其他风水知识

让财气好起来的旺财风水方式

2022-5-8 11:4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