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咒

血咒的传说,来自一个奇异的部落。未成形的胎儿,带着精灵的邪恶,游荡人间,报复毁灭了它们的父母。那个精通咒语的部落,便擅长用它们的鲜血来种下邪气十足的——血咒。 芊芊...

血咒的传说,来自一个奇异的部落。未成形的胎儿,带着精灵的邪恶,游荡人间,报复毁灭了它们的父母。那个精通咒语的部落,便擅长用它们的鲜血来种下邪气十足的——血咒

芊芊不紧不慢的话,犹如一阵寒气,瞬间刺穿我的灵魂。那个部落呢?我硬着头皮问。

流亡了。但我在一本台湾的命相书上见到过关于血咒的说明,看来有入台的一支。芊芊若有所思。

看着我忧心忡忡,她又忍不住加了一句,别担心——只是用来做个幌子。

那夜,和老公的越洋电话粥里,我煲出这么一句,若用心是善良的,是否可以不择手段?

老公迟疑片刻,说,也许吧。

同时送两本精装册给虹和安是芊芊的主意。

搬去陪在家静养的虹也是芊芊的主意。

若非安恰巧要出差两周,他怎会如此欣然应允?

男人在外拈花惹草,却容不得屋内藏娇红杏出墙。这正是芊芊的高明之处。

昏黄的灯下虹一身慵懒依于床头,翻开精装本的扉页,安详的笑容却令我不寒而栗。

书中字句,犹在眼前。

“每日医院的上空,都依稀可辨流产胎儿的魂魄,凄声恸哭,萦绕不去。怨的是父母的狠心抛弃,痛的是生命夭折的血肉模糊……”

忽然有了一丝悔意……纯善如虹,读到这段文字,是否会为失去的骨血而心如刀割?

芊芊却在此时拉了我走出门去。我要的东西呢?她单刀直入。

我默然取出一个小瓶,递给她,没敢多看一眼。想起妇产科那位朋友惊异的眼神,我只好支吾着说,是配药的需要。她是不会怀疑一个同事的,但我却心惊肉跳。

小小一瓶鲜血,滴滴呜咽。不知来自哪个无辜的胎儿。

你真有把握么?我免不了的担忧。

我只能一切按部就班,芊芊拧开瓶子,一丝血腥渗入空气,然后,渐渐漫开。

双手合十的芊芊,虔诚而专注,令我情不自禁悄然退入树荫下。

月色里,芊芊的美丽中却透着几分诡异,象一个修炼多年的妖灵。

血和罪恶同在——听清了芊芊的最后一句咒词,我一个颤栗。

结束了吗?我大梦初醒般。

芊芊点头,大汗后的虚脱。

只是做秀,又何必如此投入?我忽然不忍。

然而,更令我不忍的,是虹。

我和芊芊进屋时,虹已睡了,蜷缩的象只小猫,惹人怜爱的腮边,凝着两行清澈的泪痕。

心酸的想,若不是芊芊坚持要二人都读到那关于咒语的一段,我真的不明白,为何还要虹脆弱的灵魂,去承受那不可承受之轻?

芊芊,只有读过咒语的人,才有作用么?我迷惑着问。

惟有如此,才能令他们深信不疑,是为了挽留这孩子一条性命。芊芊如释重负。

我不敢再问,背上的冷气,缠绕了一夜。

灵异小说

催眠治疗

2022-5-16 13:57:15

灵异小说

鹿邑酒的传说

2022-5-15 21: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