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悬疑故事

久住在山野乡村的老人,肚子里大抵都有些说不完的鬼怪故事,可张老太说夜里这边危险,倒是有点儿让我摸不着头脑。 在修行‘大须弥法身’的过程中,长陵也与我说起过一些风水望...

久住在山野乡村的老人,肚子里大抵都有些说不完的鬼怪故事,可张老太说夜里这边危险,倒是有点儿让我摸不着头脑。

在修行‘大须弥法身’的过程中,长陵也与我说起过一些风水望气之类的道门经典,就形势而说,这里背倚天河,前纵平原,遗世独立而凌于绝顶,虽有高处不胜寒的一丝清苦,却也算得上风水上佳之地,要说这里出了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那应该都是些没来由的说法。

可瞧张老太的神色却是十分担忧的,一双布满鱼尾纹的眼角微微低垂,当看见我与雪芽一脸茫然的神情,倒是苦笑一声,然后像是自嘲的道:“诶!你们是来这里玩的,我跟你们说这些干什么,算了,算了……走,咱们回去吃饭吧。”

可怕的悬疑故事

我和雪芽相互看了一眼,都是有些好奇,可张老太却没有等我们,在说完了回家吃饭之后,便佝偻着身子,背着手慢悠悠的向家中走去。

跟着张老太一路回了家,便帮忙收拾着准备吃饭。

山里的交通并不便利,采买一次往往都要走上不近的路程,所以说吃的自然谈不上丰盛,也就是一锅白菜粉条熬豆腐,再配上这山脚下稻田里特产的大米,虽然不带什么荤腥,倒胜在一个香甜。

吃饭的时候,我与雪芽坐在一张小桌上,张老太则早早吃完了,在厅堂旁的小屋里看着电视。瞧样子,并没有与我们出来说话的打算。

本来我也不想和张老太没话找话,毕竟与雪芽的二人世界机会难得。可刚才的一句‘晚上别去观景坪,哪里危险。’的话却勾住了我的腮帮子,让我总感觉有些奇怪的事情曾在这里发生过。

经历过了海神岛玄火焚尸连环杀人案,东昌大学校园闹鬼事件,还有三叔家的白骨大妖与鬼医一案,所谓是久病成良医,经历的多了,对于很多事也就变得敏感,像是刚才张老太突如其来的那句话,这背后一定不太寻常。

于是,在我一颗侦探之心的驱使下,或者说是八卦欲望的催促下,我便厚着脸皮,将张老太从屋子里拉了出来,软磨硬泡的要听她说一说关于观景坪的故事。

起先呐,张老太并不答应,因为总觉得那也不是件什么好事。在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一摊事儿,又过去了那么久,便也不愿再次提及。可架不住我和雪芽两个人的六寸不烂之舌,一边花言巧语,一边威逼利诱,最后张老太拿我们两个也实在没有办法,便答应跟我们讲一讲观景坪的事儿,不过事先要我们保证,不能出去满世界宣扬。

张老太肯松口去讲,我们自然是有求必应。许是看出了我与雪芽的真诚,张老太也就不再藏着掖着,跟我们说起了那段往事。

“想一想,也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啊,村子刚刚对外开放没有多久,可是因为‘飞雪落天幕’的奇景,每年冬天倒都是能吸引一些喜欢看雪的游客,尤其是南方人,看雪看得少,对于咱们北方千里冰封,一片银装的景象更是期待。大概就是八七年的时候吧,来了一批南方的所谓天文爱好者,要我老婆子说啊,就是些花花公子,没什么科学家的派头儿,一个个收拾的就跟今天与你们一起来的那小子似的,油头滑脑的,老婆子就瞧不顺眼。

可咱那时候也是五十来岁的老太太了,咱不喜欢,就有姑娘喜欢。像是刘玉芬家里那丫头秋婷,还有吴萍家里那丫头巧灵,就同时喜欢上了天文队里一个叫褚少阳的小伙子。那小伙子长得一双桃花眼,乡下姑娘也是没瞧过直溜黄瓜,当时就被搞的五迷三道。偏偏那小子也不是个东西,脚踏两只船,最后啊,两个原本十分要好的丫头为了这家伙大打出手。

可人家褚少阳呢,还没等做完什么狗屁科研调查,就灰溜溜的逃走了。当晚,秋婷那丫头就跳崖了,我记得,那是八七年的第一场大雪吧,丫头踩着一排清晰的脚印,就在观景坪那跳下去,发现尸体的时候,人都冻成冰棍了。何苦呢?为了个薄情寡义的风流汉子,年纪轻轻的就想不开,留下她妈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好在玉芬够坚强,这些年还帮衬着村里建了什么民宿,让咱们也跟着发了笔小财。就是可惜了,一个人守了一辈子的活寡,到头来养活的闺女也走了,人呐,活着就是苦啊!”

张老太叹了一口气,唏嘘不已,我和雪芽也是跟着感慨,人生命运,变化无常。可我心里边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于是我打断了老人家的伤春悲秋,接着问道:“那您说观景坪那边儿危险,就是因为这个么?”

张老太愣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头,叹息道:“不是。是因为啊,那块儿半夜不清净。”

“您是说那边儿闹鬼?”雪芽惊讶的问道。

张老太沉沉的点了点头:“大概是秋婷那丫头死的不甘心吧,每年头场雪的时候啊,就总瞧见一个女人的身影,披散着头发在那悬崖边走来走去的,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还总念叨着‘我一定会弄清楚!一定会弄清楚!’,那叫一个渗人啊!”

见过真正的妖魔鬼怪,此刻的我倒也不至于慌张,再说夜间捉鬼本来就是长陵的活计,便更不用我去计较。只是张老太这厉鬼每逢雪日还阳的说法,却是引起了我的兴趣。

要知道,鬼魂不往生者一般就有两种境况,一种是横死的冤魂,说的专业点儿就是非自然死亡的魂魄,这类魂魄在一灵不灭,心有不甘的情况下便不会往生,驻留世间。而另一种则是有执念者,生前有愿终是不得,死后便久久不愿离去,靠一丝意念存留。比起第一种鬼魂,后者的破坏力要小上一点,就像是小骷髅头徐三公子那样,呆呆傻傻的,却痴情不改。

现在看来,如果真的像张老太所说,是秋婷一时想不开自杀,而后又在每年第一场雪的这个节骨眼于观景坪行走,还执念不改,那秋婷大概就是属于后者的因执念不肯往生。

二十年的坚持不肯离去,那股子怨气应该也已经不小了。无论是出于修行者的一颗本心,还是为了炸糕表白计划的顺利执行。于公于私,我也应该帮上这个痴傻的姑娘一把,送她一个往生极乐的结局。

二十年,太久了。

灵异鬼故事网公众号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图片 表情

灵异小说

短一点的鬼故事

2022-5-18 8:06:14

其他风水知识

为何员工自身掏钱看公司风水学

2022-5-9 12: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