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口不一的人

不知道何时在镇子的边缘出现了一座新的宅院,白色的墙头,连同原来的树都修建在园子其中,外表古朴且略显大气。 庭院的房屋都是用青色的布遮掩门窗的,园子内江南的风格一一都...

心口不一的人

不知道何时在镇子的边缘出现了一座新的宅院,白色的墙头,连同原来的树都修建在园子其中,外表古朴且略显大气。

庭院的房屋都是用青色的布遮掩门窗的,园子内江南的风格一一都尽在其中。微风徐徐,掀起来主屋的那块青丝布。

“姑娘,在下姓孙,本是上京赶考路过此地,有幸得姑娘抬爱在这江南园艺尽收您的家中做客。”

说罢,这位孙姓的公子双眼直勾勾的盯住屏风后的人,那是一位姑娘,光线透过屏风之后,在那梅兰竹菊之上画出了另一道风景。那就是这位姑娘的身子,婀娜多姿已经不能够形容这位姑娘的体态了。

屏风后面传来了淡淡的笑声:“公子说笑,哪天公子高中回来,说不定就会忘记人家了。”

孙公子坐在方桌前面露羞红,额头上出了些细汗。

只瞧见那姑娘的衣服搭载了屏风之上,孙公子透过屏风隐隐约约的见到了些什么。

孙公子低着头继续说道:“其实,这些功名利禄又算得了什么呢?与姑娘相比这些简直是不值得一提,如果……”

孙公子吞了口口水继续说:“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能娶到像姑娘这样美貌的女子,我宁可不去赴京赶考。”

屏风之后又传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公子如何这么说得,那小女子岂不成了罪人,耽误了公子的前程。”

屏风之后跑出了一条彩色丝巾飘到了孙公子的头上,孙公子拿起丝巾不停的在脸上摩擦,贪婪的闻着。

只瞧见一位出尘脱俗的女子换好了衣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她弯下腰撩起裙边露出洁白的小腿,披散着头发,四处散发着女人独有的诱惑力。

孙公子透过薄薄的丝巾又吞咽了数下口水。

“公子为何这么看着人家呢?这几天阴雨连天着实让身上的皮肤很不舒服。”说着撩开后背用手轻轻的揉搓着。”

“姑娘,突遇姑娘我立刻觉得那些功名利禄无非是世人追求的凡品。我发现我是发自内心的爱上了姑娘你!”

那姑娘拿着手绢半遮面,脸立刻严肃了起来:“如若公子说的是真心话,小女子也愿以身相许,如果不是真心话,那么请公子自重,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再者说来你与我偶遇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这么唐突未免有点……”

孙公子站起身来。

“姑娘我孙德兴说的句句属实,举头三尺有神明,我愿立即发誓,愿意娶姑娘为妻,不知在下配不配得上姑娘你。”

只瞧见这孙公子头红肿的像只烤乳猪,抓耳挠腮。喝了杯水酒一饮而下。

“对了,忘了请教姑娘的芳名。还望原谅在下刚才的唐突。”

女子低下头,脸上漏出了一副面难之色,喝了下口水酒。

“公子,小女子名叫小叶,眼看日子还算过得去,可是公子不知,小女子的母亲这辈子都过得不好,郁郁而终,只因这辈子嫁了个负心人,取乐我母亲之后,将我母子抛弃,公子见得这座宅子是他陪送给我的,所以他是我的父亲,但是我恨他,我的母亲也是含恨而死的,我不想走她的老路,公子你能明白小叶的心事么?男人往往是三妻四妾,见一个爱一个。让我如何能相信?”

说话间小叶低下了头又多喝了几口酒,夏季的闷热,加上喝的这几口酒之后,小叶松了松胸前的衣服,让她的大部分胸暴漏出来。可是小叶此时还是一脸忧郁之色。

孙公子当即起身举起了手臂对天盟誓:“我孙德兴对天发誓,我会一辈子爱护小叶姑娘的,如若违背誓言,挖心来鉴,看看我的这颗心对小叶姑娘是否是真心。”

这时候小叶姑娘拿起手帕放在孙德兴的嘴上。小叶的头慢慢的靠在孙德兴的肩膀上,

“嘘!够了公子,我看得出你是真心的,你就是我这辈子的真心人。”

话说小叶慢慢低下头手放在孙德兴的胸膛之上。

“我孙德兴说到做到。”说话间把胸膛坦露出来。

小叶慢慢的帮孙德兴把衣带重新紧好。此时的孙德兴将小叶的双手送进自己的胸膛,一双宽大的臂膀将小叶那温软无骨的娇躯揽入怀中,小叶穿的如薄沙一般,身上一切的一切都被孙德兴的双手沾染。

孙德兴贪婪的吸吮着小叶的每寸肌肤。不多时孙德兴只感觉眼前开始出现眩晕,鼻孔开始流出些许的血液,孙德兴开始有点不舒服,可是依旧抱住小叶不放。

而最让孙德兴难以割舍的就是小叶身上散发的极具勾引的迷人香气。

小叶推开孙德兴说:“公子不必这样,看来公子旅途劳顿,待会我去弄水洗个澡,让公子解解乏,小叶已经属于公子您了,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说话间小叶慢慢从孙德兴的怀里挣脱开来,拿了一块娟帕来给孙德兴擦拭鼻血。

孙德兴被小叶扶到床前,天色逐渐变晚,小叶把家中的蜡烛一一点亮。

孙德兴突然自己埋怨起来,这美人即将到手为什么自己却突然不舒服起来了。顷刻间只感觉鼻子里的血还在流。

宽阔的方厅之中,孙德兴位于紧里边的床上,屏风位于床前,不知何时屏风的后面房间的正中出现一只大木桶。

而此时的小叶正在忙活着,在木桶里撒着花瓣,透过烛光,孙德兴看见小叶开始脱下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两件,直到一丝不挂的身影出现在孙德兴的眼帘之中。

孙德兴的鼻孔又出了血,但是美人当前不能不为。

孙德兴拿着衣服随便的擦了擦,大摇大摆,边走边宽衣解带的向木桶这边走来。

小叶一惊,面露羞红之色。可是小叶却从木桶之中出来了。

简直是一朵出水芙蓉,刚才孙德兴没看清,这回看了个干干净净。一身白皙的肌肤,丰韵的身材,再加上水,简直是除尘脱俗的仙女到凡间。

“原来是公子起来了,小叶正在为公子试洗澡水,发觉有些凉,还要加些热水才好。”

说话间小叶准备拿起木桶填些热水,可是木桶被孙德兴提起加了进去。

小叶侧着头把孙德兴的衣服一一解下,二人均坐在木桶之中。

孙德兴舒舒服服的被小叶擦拭着,可是孙德兴发现小叶身上留下些黑色的液体。

孙德兴一皱眉问小叶是怎么回事。

“公子不必惊慌,那是小叶家祖传的一种香料,虽然颜色不好看,但是经过它独特的洗礼之后,身上的香气至少能保持一个月有余。公子先且转身,让小叶来为公子擦背。”

孙德兴转过身去,全身浸泡在木桶之中,可是不多会儿感觉皮肤传来刺痛的感觉。

孙德兴拿出双手,只见自己的双手已经开始溃烂,小拇指顷刻间掉落在木桶里。

孙德兴惊骇的转过头还没等转过头明白是怎么回事,小叶的双手抓住孙德兴的头部撞在桶壁之上,随后将孙德兴的头按在洗澡水中。

小叶身上出现了一种墨绿色带着黑色的液体搅入进木桶之中,冒着黄色的青烟,小叶一脸严肃,用力的按压着孙德兴的头部。

几个起伏过后,孙德兴用力的站起来,就在站起来的那刹那间,孙德兴的腹部离开水面,胯骨部位早已经是一片白骨了,孙德兴骇然,可已经为时已晚,孙德兴的肠子一股脑儿的落入水中。

小叶笑了,孙德兴栽倒在浴盆中,小叶挽起孙德兴的脸庞。

苟延残喘的孙德兴命不久矣。

“真心,你们男人不都说自己是真心,无非花言巧语讨好我们,骗取我们的身体,如同玩偶,泄愤完毕后将我们抛之脑后。”

孙德兴的嘴里细细的声音说:“救我!救我!”

“哼!救你?你不是说你对姑娘我是真心的么?我到底要看看你这颗真心,到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姑娘我就是万千男人触碰不了的毒女,只要是男人触碰到我身体轻者中毒,就像你之前那样,重者就如同你现在这副模样,臭皮囊化作一滩尸水。

孙德兴用最后的一口气说:“救我!”

小叶阴毒的笑道:“救你?拿什么救你,你下面什么都没有了,活过来也是个废物。不跟你废话。我就要看看你这颗心。

小叶抓住孙德兴的头发用力一拽,孙德兴的胸膛已经被腐蚀的就剩下肋骨,顺势带出的洗澡水溅在屏风之上。屏风立刻出现几道白烟,已经出现了大小若干个窟窿。

只见孙德兴那颗鲜红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动。小叶伸手掏出那颗心,将孙德兴的心放在面前,那颗心依然再跳。

小叶捧起那颗心放在脸边。

“老天,男人常说把那颗真心送与我,可是谁又是真心呢?或者说我的那颗真心究竟在哪?”

几滴眼泪滴落在那颗心上面。之后她把那颗心高举头顶。

“我要杀掉这天下所有心口不一的男人,心口不一犹如此心!”

说罢,小叶捏爆那颗心脏,方厅之中弥漫着血雾。

数月后一赶考的落魄秀才躲在树林里避雨,他正用一把漏了的伞蹲在一片大树叶之下。

那秀才用块布擦着脑袋上的雨水。可是这把伞仍是不怎么管用,还在漏雨。

就在这时候后面一声青春的声音,随之而来头上也再不漏雨了。

“公子,雨大,还是进小女子的伞里避一避的好”……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图片
表情

灵异小说

四川怪婴

2022-5-19 23:37:44

其他风水知识

奇门遁甲风水堂:奇门遁甲干军事上的排兵布阵

2022-5-14 20:5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