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老人总会讲一些灵异传说,你听说过什么“奇怪”的故事吗?

1、 农村老人讲的故事,在小时候听来,觉得毛骨悚然的。不过长大后,仔细想想又觉得说不通,以至于忘记了许多。 ...

1、

农村老人讲的故事,在小时候听来,觉得毛骨悚然的。不过长大后,仔细想想又觉得说不通,以至于忘记了许多。

不过在我听过的众多故事中,有一个说来也算是让我久久不忘的。

我姥姥家,位于中原地区的一个著名贫困县,那里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出了几个名人。不过这个地方地处平原,战争年月是兵家抢粮的重地,和平时期又经常被天灾眷顾。以至于混个温饱已经算是不错。

九零年时,一个村子也就能有七八间红砖瓦房。其余的要么是“上古时期”的青砖平房,要么是土坯房。全村都是土路,更别提什么路灯了。天一黑,对于生活在城市里,被灯光宠坏了双眼的我,就跟盲人不二,啥都看不见。

那一次回老家,母亲带着我去姥姥家不远的一处亲戚家串门。当时天已经黑了,好像还下着雨,亲戚怕我们走不惯乡村土路,就挽留我们在他们家睡觉。

我跟我妈睡他们家仅有的一张床,他们两口子就在他们那屋子偏北角的柴火垛上铺上铺盖睡觉。

半夜,我妈醒了,问我听见啥声音没。

我迷了巴登的说没有。翻身接着睡。

次日天明,回到姥姥家,听见我妈在跟我姥姥说,昨天晚上在那亲戚家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马蹄子,还有古代马车上的铃铛声,但是坐起身就没有,躺下去,快睡着的时候就能听见。

我姥姥听到这话后,赶紧示意母亲小声点,她说她也听见过,而且很多人都听见过。

那个时候小,我对于她们的对话不感兴趣,就没有继续听下去。

这事儿大概一年后,从姥姥家来我家做客的亲戚口中有了一个算是“答案”的答案。

姥姥家村里有一个男的三十来岁,不种地,天天跟一帮子狐朋狗友打牌赌博。那天,这小子又玩到天亮,屋外雨还是不停,但这小子身上已经输的干干净净了。于是撑着破伞回家。

刚巧走到那个亲戚家附近。这个亲戚家的房子,地势高,房子的后墙贴着道路,路的另外一侧就是池塘。雨水哗哗的顺着墙根穿过路面流入池塘。

就在这小子走近亲戚家后墙的时候,只听见一巨响声,路面塌了。

一个很大的坑洞出现在路面上,脱落的碎石土块顺着水流冲到了池塘。

这小子惊吓过后稳住心神,小心翼翼站在洞边往里看,可他这一看就吓了个半死,因为在这个路面坑洞里,居然有一口棺材。

棺材原本的颜色大概是朱红色,只是时间太久有点变色。这棺材的型号比一般棺材都大。而且这个位置很特别,像是埋在这个亲戚家房屋后墙下面。因大雨导致土壤松动的缘故,才从房子下面滑出。

这小子,瞅着这个棺材动了贼心,因为他看见那棺材盖子,居然因为这土壤松动的冲击错位碎裂了,裂开了大约半个脸盆大的口子。

他把伞一扔,裤腿一掖,撑着路面,缓缓的把身子进到那坑洞里,但无奈坑洞的空间有限,为了让自己的头跟手能够凑近那裂口,他干脆趴在了那棺材上。

费了九二虎的劲儿好不容易把脸挪到了那个裂口的位置。

他仗着胆子探头往里看了看……

伴随着他鬼哭似的一声尖叫,棺材居然承受不住重量,带着他脱离了土坑,一起滑入到了池塘里。

好在周围的村民在听到之前路面垮塌的声音三三两两的出来瞅热闹,要不这小子非得淹死不行。

这事后来的说法是,那家亲戚房子当时盖的时候并不知道下面有棺材,不过后来家人经常在他们那屋子里听见车马声,就跟古代当官的阵仗一般。找来算命风水先生,这不知道那就得风水先生听完他们的描述后,告诉他们房子底下有个墓,还是古代当官的,但是千万不要挖,因为会破了他们家的好运数。他们家自然对此言听计从。

谁曾想这一切都被村子里个那个盲流给弄破了。

那棺材后来打捞上来,发现里面除了一堆骨头外,基本上啥都没了,更别提什么古董了。但那家亲戚执意要把骨骸葬入自家祖坟。

那家亲戚的儿子在首都一学校念大学,大学毕业后不多久回当地任职,好像属于财务系统的,结果刚上任不多久,出车祸了,被一大卡车红砖头埋在了路上。据说当时的景象极度的惨……

我妈后来问姥姥,那个亲戚家之前的状况如何。

姥姥说,别的不知道,从“三年灾害”,到后来的那几年的“流年不利”,反正人家家各个脸蛋红扑扑的,没饿死过人……

村里那个盲流,因为此次惊吓躺了半年,不过人的神经落下点病根,冲谁都先傻笑一阵子才能正常说话。

闹得每次回去看见此人,我都躲得远远的。有人好奇他探头看棺材里看到了啥,可每次一问他这话,他就收住了笑容,痴痴的盯着你,把你看的毛毛的……

2、

听我奶奶说的。【水鬼托秤砣】

记得爷爷以前喜欢撒鱼,就是用网那种抛水里在捞起来。爷爷年轻时候主要是卖烟叶,我们老家是属于那种两天有一次集会,家家户户都去,买的买卖的卖,我爷爷就拿着自家炕的烟叶和撒网就上街了。

那天还是和往常一样要经过一个独木桥,就是村里人自己用木板搭的简易的桥,大概有六十公分左右宽。水很深。

爷爷走到桥中间的时候就准备撒一网看看收获咋样?正在掏鱼网的时候放在烟叶筐里的秤被刮了一下,秤杆一跑把秤砣给带出来了。秤砣像圆锥体一样的东西。掉在桥上后一滚就滚下水了。

本来爷爷准备撒好这一网在下去摸秤砣的,撒鱼人水性基本都很好。但是当眼神看过去秤砣掉的位置的时候,惊奇的发现秤砣并没有沉底,而是被一小撮水草给撑着呢。

爷爷挺高兴的收拾着鱼网,背上烟叶筐,一边收拾还一边说,运气挺好的,不用下水摸了,然后就背起家伙什往对面走。边走边自言自语,这桥太窄了,等会有人过桥我这东西别挡着人家了,先送过去在来捡你。。。

等到爷爷走过去后,对着秤砣那里张口就骂,*****老子不要了,还想骗我下去,哪有水草能托住秤砣的【秤砣–铁疙瘩】然后又是*****还没骂完秤砣就往下掉没影了!!!!从那以后爷爷就没从那里走过了。都是多走二里路从大桥上走。

3、

我说的这事是我们村发生的的事件,时隔二十多年了至今没有科学的解释。现在,只要一进我们村提“火平”(当事人的小名)家房子着火的事,四十岁以上的基本全知道。事件发生在一个深秋的晚上,劳碌了一天的人们刚刚入睡,突然从村东头的小台山上传来敲啰声,紧接着便是呐喊声:“着火了,大家快起来救火啊!”当时我们村还没有自来水,吃水全靠一个天然的大泡子存的水。交通也不发达,更别提什么电话火警之类的。庆幸的是全村人就是团结,一家有事,家家到场。听到啰声大伙儿用扁担挑水往“火平”家跑救火,还好,虽然是草房,因救的及时,只表面的筛房草着了一部分,着火点是在烟筒根底下,当时我父亲是村支部书记,领着村干部去现场查看了一下,没有人为放火的迹象,初步怀疑可能是天棚里电线年久失修引起的,妥善处理好着火现场后都回家睡觉了,一夜太平。到了第二天晚上,又是那个时刻,救火的啰声又敲响了,我去,“火平”家那房子又着了,这回可有点邪门,头天救火用水浇的房子还是潮呼呼的,就是人为的放火点都费劲。而且事发当时一点风都没有。这事有点不好解释了,报警吧,当时派出所去了几位刑侦技术人员,查了半天没有没有任何的线索。没办法,安排人24小时盯着,这次房子着的几乎快落架了。更邪门的是到了第三天晚上,还是那个时辰,在众目睽睽之下,房子又自燃了,这家人吓的早就在第一次起火的时候搬出去了,在院子里临时搭了一个窝棚住。本来就是一草房,经历三次着火还有个好,尽管村民们尽了力,最终还是只剩残垣断壁了。全村这时候“爆炸”了,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亲眼看见黄鼠狼去他家房梁上放的火;有的说是对面山上坟地里出的鬼火飞到了他家的房上;还有的说是他的小名“火平”触犯了火神。不管怎么说,什么科学的解释都不成立。他家后来盖了砖瓦房,一直至今相安无事。

4、

在我们老家,有一座大山,名叫中峰山,山顶上有一个小庙,至今仍在,只是没有僧人了,可依然有很多人去祭拜,香火很旺盛。

在庙下来约十来米的地方,有一块石头,石头上有个天然生成的碗口大小的坑。

听老人们说,很多年前,这座庙是很宏伟的,有上下三层宝殿,僧人上百,至今都还能看到庙堂被拆毁的痕迹。

据说,庙里的僧人不管多少,做斋饭的油都是从那块石头上的坑里舀出来的,几个僧人吃饭舀一下就没有了,上百的僧人香客吃饭舀了一会又会有,反正只够当天的僧人食用,没有存余,后来有个僧人就想,怎么就没有结余的呢,是不是这坑太小了,于是他拿来凿子和铁锤,将那个坑扩大了一倍,可第二天再去舀油时,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后来主持方丈为了纪念这块石头,将石头所在的那一片地叫浇油罐。这个地名一直流传至今。

5、

在农村,灵异怪事特别多,听老人们经常讲,有件的事情就发生在我身边。

有一次,姐姐回办事,当天晚上住在了舅舅家里,吃了晚饭,舅妈来跟姐姐睡觉,姐姐说一个人睡,舅妈问了几次,姐姐坚持要一个人睡,舅妈也不明说其中原因,就去睡觉了。

可是,姐姐根本不知道,舅舅家的房子是建在坟墓上面的,而且这些坟墓,没名没姓没后人,舅舅挖掉了,建了房子,所以夜晚经常会出现幽灵怪物。

姐姐刚睡下不久,因为心中有事,一时半会也没睡着,突然她看见窗外有个人影一晃而过,眨眼就飘在了面前,她定睛一看,一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女人,看着她,姐姐吓得哇的一声坐起来,大声的喊我舅妈,喊了几声,见没回应,赶忙拉燃了灯,幽灵一晃消失,姐姐吓得半天都喘不过气来,心中害怕,觉也不睡了,一直坐到天亮起来,早饭也不吃,就逃回了城里。

也许是舅舅家占了幽灵的地盘,让他们无处安身,所以夜晚经常来家里骚扰。

6、

小时候,我村每年到下半年,村里的鸡、猪养到快要到出售的时候,总要来一次瘟疫,家里的鸡、猪会死一大半,买药喂也无济与事,后来村里名望较高的老人认为是天灾,就许了个愿,就每年清明前后唱皮影戏来化解,各家各户出钱祈祷平安。

开始几年唱了很顺利,村里的鸡、猪也没得什么瘟疫。几年后,唱皮影戏的师傅死了,就由他的徒弟来继承,那个时候是在村里的祠堂里唱,戏台就在神堂边,大家吃了晚饭后就都去看戏,皮影师傅点上煤油灯,搞了开场白,就由老人来点戏,点好戏后动锣鼓开始唱,突然来了一只大蝴蝶差点把灯火扑灭了。

唱完戏后,就要各家各户由专人报户口来求卦,我村一共有二十多户人家,前面的人家卦象还比较顺利,阴卦、阳卦、胜卦三卦基本上是三、四、五、六次就能完成。到了一户人家求卦时,用了几十卦都求不了胜卦,皮影师傅好话说尽硬是不来,村里就有老人说,是不是没请他家祖先,他家祖先原来是附近有名的中草药师傅。说也奇怪,请了后立马就转胜卦,那年他家虽然没出什么大事,但是村里的鸡、猪还有少量得瘟症。后来,又唱了一年也是如此,老人说是皮影师傅功底不行,就再也不唱了。

7、

我来说说我曾经听到过的一个事,是真事。

我在外地上班的时候通过我的一个同事认识了他的同学,有一次我们一块吃饭不知道怎么就聊起了比较灵异的话题,当时我同事他同学(为了方便我们就叫他A吧)就给我们说了一个他堂弟的事。他的堂弟那时才十几岁,去世的那天去他家玩正好赶上饭点了然后A的妈妈就留下他堂弟在他家吃饭。A的堂弟那天吃的饭比平时任何时候都多,吃饱后拍着肚子对A的妈妈说:“大娘,这是我这辈子吃的最饱的一顿饭了,以后再也吃不到了。”当时A和他妈妈都觉得晦气,A的妈妈还说:“你这孩子,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现在才多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然后A的堂弟低下头也没说什么,过了会说我去河里洗澡了。当时是夏天,A家附近有条河,平时他们也经常下河洗澡,A的堂弟吃完饭后觉得热就去洗澡了。当时A和他妈还叮嘱他堂弟注意点,洗完抓紧回家去,谁知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A的堂弟走后没多久就听到村里人喊淹死人了,然后A一听也跟着跑出去看看到底谁出事了,跑到河边人也打捞上来了,A一看顿时五雷轰顶,这不是他堂弟吗,可惜个把小时前还和自己一块吃饭的堂弟这会身体已经僵硬没了呼吸。之后救护车来了之后做了急救也没就回来,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A给我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一直非常自责,他说如果他和他妈当时能注意到他堂弟说的话反常拦住他不让他去他堂弟就不会出事了,可惜没有如果。

这个是我听说过得比较灵异的事,可能人死之前自己真的会有感应。世事无常,好好珍惜现在吧。

8、

我也开讲一个吧!是真实的,因为当事人现在还健在,身体也很健康。

这件事情应该是五十年前了,为了方便,就叫余大爷吧!那年,余大爷媳妇的娘家弟弟结婚他去帮忙,冬天,还下了好厚的雪。天黑的时候,要回家。那时候的路不像现在,处处都是水泥大宽路。尽是一些走出来的小道。不过,冬天是小麦,路还是能走的。没有自行车,全靠两条腿。大爷出了村,走到一个三叉路口。看到前面又几个抬轿的在迎面走来。因为是雪照着嘛?看的很清楚,但是就是看不清人脸。当时他还在心里嘀咕,这明天结婚的还真多。就在这时候,他听到对面说了一句“时辰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有意识的时候发现是在我们隔壁的村的一个大坑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一直往他嘴里塞土,他也动弹不了。但是心里明白,再塞下去就没命了。于是就大喊救命。那时候人纯朴,正好坑附近有个人起夜,听见了,就拿着灯出来了。出来一看,什么都没有啊!就他嘴里都是土。而且手里自己还拿着一把伞。大爷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是活过来了。他谢过了人,隔壁村都认识。一路跑到家。到现在讲起那件事还心有余悸。

9、

我说一件我经历的吧…

我们村东新开的路有块石头,西边村子的无赖在那里跌倒,脑袋撞上面,人没了。血迹怎么也不消。从那之后,几个村的人走那条大路总会出事儿,跌倒磕伤的,本来想把那块石头挖出来,谁知道那块石头越往下越大,只能这样放在那儿。无赖的爹也去过,说,你活着的时候祸害人,死了你就老实的吧,你死了还得让我没脸见人吗?也没用。

所以几个村的大人都嘱咐孩子离那石头远点,管的很严,只是不说原因,我们也就离那远一点,那时候我们都骑自行车,也不想跌倒。

我从小就大大咧咧的,记得就离那里远一些,不记得就忘了。有一天放学经过那里,上个意识还是在路右侧骑车,清醒过来已经在左侧,差点进水库了,主要是我晕水还不会游泳,那个水库储水的,挖的很深。同学说,就看见我车头一歪就往左去了,怎么喊我,我都不应声。我就觉得不对劲,就生气了,回家缠着我妈问清楚了原因。从那之后,我走一次压一次,走一次压一次,同学说家长不让,我说我不怕,我好好走路又没惹他,不就偶尔离近点吗?敢祸害我,我就走一回压一回,看看到底谁强。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出过事儿。

后来有一天村里人看见告诉我妈,我就跟我妈说了我为什么这么干,我妈问我咋想的,我就说我不吃亏,我没得罪他,他就敢祸害我,那就看看到底谁强,我妈也管不了我,就这样不了了之。

嗯,大体就是这样。后来路废弃了,修大路改成别的地方,就没走过那里了,那石头也不知道哪儿去了。我没在意。

10、

,我想这应该是每个人童年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吧?

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所闻所见确实有很多稀奇古怪,下面我就说一说,发生在我们村一个人身上的事情,至于他说的真假,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姑妄言之姑且听之。

我生活在河南大平原一个很是平凡的村里,村子不大,满共百十户人家,所以村子里有个什么事,不出一个小时,那是人尽皆知。

李大伯在我们村西承包了一处鱼塘,其实说是鱼塘也不正确,因为那地方只是一处大坑,据说是早些年土匪横行的时候用来杀人烧尸的地方,每逢干旱,周边大坑干枯,唯有那个鱼塘始终水满,而且那地方距离李大伯家不远,他便费了点心思,把鱼塘包了下来。

当时是他承包鱼塘的前两年,因为十里八村就他这一个鱼塘,自然而然的被一群钓友给盯上了,这些钓友半夜打着灯偷偷摸摸的夜钓,李大伯赶了几次,但没啥用,当时想着钓鱼能钓走几个?总不能每天半夜出来巡塘,李大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本想着这没啥了,谁知道半个月后,李大伯早起一看,鱼塘上漂着一片死鱼,不知是谁,竟然用药毒鱼,索性药量没给足,没能毒死整塘的鱼,这一下可气坏了李大伯。

李大伯为了搞清楚是谁,也为了防止有人再次下药,就在鱼塘边搭了个棚子,准备死守鱼塘。

结果第一天晚上,刚睡到半夜,就听到李大伯嗷嗷叫的跑回村子。

第二天早上,村子里都听说李大伯病了,都买了东西去看望,当时我也去了,李大伯跟虚脱了一样,脸色苍白,发着高烧,后来细问,李大伯说了那晚半夜,睡到凌晨的时候,听到鱼塘有人念经,他还起来看了一圈,没看到人,结果等他刚睡下的时候,念经声又起,他气的刚准备起来,看到两个身穿白衣长头发的女人,拎着个茶壶,走到他跟前,问他喝不喝茶!还说要请他回去吃饭!

十里八村的人,李大伯哪有不认识的,一看这顿时就吓坏了,被子都不要的跑了回去,回去就害了大病,再也不敢去鱼塘,用他话说,鱼谁想偷去偷,他打死也不去了!

如今那鱼塘也已经荒废,前些年还淹死了两个邻村孩子,目前哪里已经少有人去!

灵异小说

老一辈人讲得邪乎的事,你相信吗

2022-5-20 20:09:53

其他风水知识

西北方是厕所有益事业

2022-5-10 20: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