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北方农村的一些奇闻异事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农村,属于关中,我一直觉得小说里的故事并不可怕,那些现实世界发生的才可怕,你们信鬼神吗?我信,如果不信那也请你保有敬畏...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农村,属于关中,我一直觉得小说里的故事并不可怕,那些现实世界发生的才可怕,你们信鬼神吗?我信,如果不信那也请你保有敬畏之心,不是危言耸听,我身边发生过或听过很多怪事,一直以来都想把这些事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第一次写,文笔不好希望大家体谅。

《鬼打墙》

这是发生在我小叔身上的事情,小叔年轻的时候也是跟着别人在工地给人干活,后来得了一场大病,康复后医生告诉家里人小叔不能干重活,这对小叔来说打击挺大的。

因为小叔没读几年书就辍学了除了卖力气别的也不会啊,那个时候才刚结婚日子过的也紧巴巴的,后来没办法小叔去学了拖拉机,爷爷奶奶和小妈家里给凑钱买了一辆拖拉机,当时农村拖拉机的用处是非常大的,犁地,种地,拉土,拉砖都离不开它。

记得那年秋天,秋种(种小麦)那段时间拖拉机是最忙最紧缺的,我们村就两台拖拉机,根本没有吃饭的时间,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才回家,睡几个小时就有人来家里喊去种地。

有天晚上,凌晨十二点多就结束了,小叔看了看时间就想着顺路去把自家地给种了,白天的时候小妈已经把肥料撒在地里了,本来打算第二天种的,现在一看还有点时间反正种子车上带着就过去了。

奶奶在家给小叔做了饭,因为小叔很忙经常需要去送饭,晚上也要送一次,那天下午给小叔送的早,怕晚上肚子饿,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又起床给小叔做饭然后让爷爷送去,因为我们那边是平原,站在村口就能看到地里的拖拉机的灯,我爷爷就打着手电过去了

快到地方的时候我爷爷越看越不对劲,因为他看到拖拉机在地里转圈,等走近一天,我小叔开着拖拉机在自家和隔壁家地里种了一大圈,隔壁家地种好的地给人家把种子全翻上来了,爷爷走近喊了几声完全不搭理,然后用手电照了一下,吓了一大跳,爷爷发现小叔满脸铁青,双眼紧闭,嘴里还吐着白沫

这下把爷爷吓坏了,因为拖拉机开的也不快,我爷爷上去把拖拉机火息了,又叫了几声,还是没叫醒,就扇了几巴掌,这才把小叔扇醒,小叔的脸才慢慢不那么青了,小叔一看到我爷爷差点哭了,带着哭腔要回家,爷爷也没说什么拖拉机就扔地里拿着钥匙就往回走,走到村口那个十字口的地方,我爷爷找了一些干草在那点着让我小叔跨过去,到家后给我奶奶说了

我奶奶听了之后,找了一些烧纸对折成长方形让小叔跪在院子,然后奶奶把烧纸点着,一边骂一边用点着的烧纸在身上打,直到纸烧完才进屋。

事后我小叔说,他当时刚到地里,开始刚种的时候就看到拖拉机的大灯照的前面有一股旋风,他没当回事,后来他就感觉怎么地这么长,一般情况这么长时间他都两个来回了,怎么这次一直走不到头,而且前面还有雾气,拖拉机的大灯也就照个五米左右就再看不到前面了,他越想越不对,想熄火下车,但他动不了,感觉四肢无力不受自己控制,他当时很很害怕,知道我爷爷扇醒他

这件事之后我小叔不管种地还是什么,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定要回家,我奶奶也给我小叔求了一个灵符,用红色的布缝成一个三角型小叔到现在都带在身上。

《鬼上身》

这件事发生在我朋友妈妈身上的事,朋友亲口给我描述的。

朋友叫李强,和我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妈年轻的时候唱过戏,手也很巧,以前纸花店和花圈还没普及,遇到白事都是自己买彩色的帖子(彩色的纸)自己扎一些小纸人和和纸花,李强妈手巧纸花扎的漂亮,一般关系好的都会请他妈去帮一下

李强妈也不收钱,觉得凭这个赚钱不好,只是关系好的就帮一下,别人的话就直接拒绝了。

记得那年我和李强上六年级,学校新的校长和李强妈娘家是一个村的,李强还要叫校长爷呢。

有一天放学校长把李强叫过去,给了李强一大卷彩色的帖子让李强带回家,说是和他妈打过招呼了,李强也没问就夹在胳肢窝回家了

后来才知道是校长家亲戚去世了让李强妈帮忙扎纸花,因为时间紧,又是娘家长辈,李强妈吃完晚饭就动手做了起来,当时李强家就他跟他妈两个人,李强把在外地工地打工。

晚上李强在炕的一头看电视他妈在另一头扎纸花,那个时候我们那边是限电的,一到晚上九点就停电了,一看停电了李强妈就点了蜡烛继续扎纸花,李强则在另一头睡了。

李强睡到半夜被他妈摇醒,迷迷糊糊的问他妈咋回事,他妈指着窗户说:看到那个纸了吗?李强抬头一看,窗户上沾了一条红色的帖子,只有几厘米宽十几厘米长,李强点了点头,他妈又说:你去拿下来,李强虽然很纳闷自己妈妈就在跟前为什么不拿但还是起身去拿

李强起身拿了好几次,都没拿下来,不是说沾的很结实,而是手根本就捉不住,那条红色的帖子眼看捉在手中,但当李强往下扯的时候总能出现在窗户的另外一个地方,李强妈就是在扎纸花的时候听到了窗户有响声抬头一看发现那条红色帖子,以为是李强沾的,起身取了好几次没取下来心里突突,让李强试一下没想到也没取下来。

这把李强妈吓的不轻,李强当时根本没意识到什么,就倒头又继续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他妈没做早饭,也没在意就上学去了,中午回家吃饭发现还没做,进房间一看自己妈披头散发的蹲在自己家的炕角,一会哭一会笑嘴里还呜哇呜哇的说着什么,这把李强给吓坏了,赶紧跑去他奶奶家。

毕竟是老人家经历的多,过来一看不对劲就带着李强出去了,然后给李强吃了一些饭让去上学,然后给李强外婆打电话,那个时候打电话要去商店打,那边也是商店让过去叫,过一会再打过去。

李强外婆村子有一个灵婆很厉害,他外婆听了之后当天下午就跟那个灵婆来了,李强放学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有好几个老年人了,除了外婆和那个灵婆别的都是自己村子的,李强妈在炕上躺着,李强奶奶做了饭大家一起吃了后开始准备做法的东西,找了一一截拇指粗桃树枝,炒了一碗麸皮,还有十几枚铜钱,一瓶酒,给家里的土地爷,灶爷烧了纸。

天也黑了,灵婆让人把李强妈弄下来跪在地上,用一块大红布盖上,然后灵婆坐在对面,灵婆前面放一只碗,碗里放了一半的水,一根筷子立在水中,神婆开始问:你是谁,李强妈不停的哭,声音都变了,虽然还是女声但李强一下子就听出来,这不是自己妈的声音,李强妈哭着说自己死的冤,就是不说自己是谁,灵婆说:你赶紧走,待在她身上会害死她的,李强妈还是不停的哭。

灵婆一看对方不愿意走,就起身拿起那碗炒的麸皮,里面还有那十几枚铜钱还有别的什么东西,烧了一张黄色的符纸,放在麸皮上,然后就抓起往李强妈身上撒,边撒嘴里边念叨着什么,一碗麸皮撒完李强妈不哭了,辛亏有人扶着,不然直接倒地上了,灵婆拿来一只碗一个碟子,碗扣在李强妈头上,连红布一起拿下来扣在碟子上,然后抽出红布,往碟子里倒了白酒,李强妈是满头大汗长出短气的整个人看起来虚的厉害,老人们赶紧扶到炕上让躺下,李强外婆和奶奶则端着那个扣碗的碟子和烧纸还有票子(冥币)去村口的十字摔碎,然后烧纸。

完事后灵婆拿来几根削成锥形的桃木枝,在院子的几个方位埋下,弄了一碗符水家里的人每人都喝了一口才说,原来因为李强家没有大门,土地爷也是用几块砖垒的,土地爷走了,家里没神,才让那个东西进来的。

第二天,灵婆让七天内家里别来外人,又和李强外婆用几个竹竿和玉米杆弄了个简易的院墙,门是李强爷爷用木头钉的,李强外婆去镇上重新请了门神和土地爷贴上,过了几天李强妈才缓了过来,年底李强爸回来买来砖砌了围墙装了大门,买了一个两米高做好的土地爷,门神也是瓷砖的,到现在逢年过节都是烧纸上香,家里也再没出什么事

《与鬼同行》

这件事是我爸讲的,和我爸一起干活的一个人,大家都叫他“老黑”,是我们隔壁村的,身体黑壮,为人也老实,但我爸说老黑以前可不老实,在他们村也是个厉害人,整天在家就是喝酒,赌博,打老婆。

不过后来突然就转变了,不打老婆了也知道赚钱了,人也变的老实了,至于为什么就是下面要说的。

话说老黑那年秋天,老黑在家无聊就准备去镇上逛逛,老黑家离镇上有十里路,那个时候去镇上都是走路去的,老黑也不例外,早上吃完饭就往镇上走,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老黑一逛就是一天,抬头一看太阳都快落山了就往回赶,老黑为了赶时间准备走另外一条小路,因为小路是斜这直通大路的,直接走大路的话会比较绕费时间,不过小路要穿过一片很大的树林,因为快养都快落山了,在加上树林很茂密,一进树林老黑就感觉天暗了一大截

树林快穿过一半的时候老黑突然听到后面有响声,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身后跟了一个人,那个人一身军绿色的衣服戴一顶黑色帽子一直低着头,离他有五六米,他走快那个人跟着走快,他走慢,那个人也放缓了步子,直到出了树林上了大路太阳已经落山,那个人突然加快步伐走到老黑旁边说:哥,你哪个庄子的。老黑:范家村的,你哪个庄子的,那个人:刘庄的,老黑一听顺路的就和这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期间老黑扫了一眼这个人的长相,面色很僵硬而且长的尖嘴猴腮的,就是非常难看,两人一直走的一个岔路口本来在这就要分道扬镳了,可是那个人说:哥你渴不?我这里有水你喝点,老黑本来是没什么感觉的,但被他这么一问就感觉口干舌燥的,那个人从包里掏出一个罐头瓶递给老黑,老黑也没客气端起瓶子就喝。

哥你饿不?那个人又问,老黑听到这话后肚子就咕咕的响,那个人从包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里面有半只烧鸡,又掏了几个包子递给老黑,老黑这个时候已经不管别的什么事了,就是感觉饿,嘴里不停的分泌口水,拿起就吃,不管怎么吃还是饿,接着他看到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拿出了很多东西,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吃,不停的吃。

老黑村子有个人在镇上的机械厂上班,因为家里有自行车所以每天都会回家,这天他下班回家走的岔路口的时候刚好看到老黑,只见老黑爬在路边的地里不停的往嘴里塞土还有野草,满嘴的口水和血,肚子都鼓起来了,他赶紧下车:老黑,老黑你干什么呢?

叫了几声感觉没用就上去拉老黑,但他一个人试了几次都拉不住,心一横就上去踹了几脚,这才把老黑给踹醒,老黑醒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子就一阵针扎的疼,同村的就让老黑在哪等然后骑着自行车回到村子叫了村子几个人还有老黑媳妇拉着架子车赶过来拉上老黑就往镇上医院赶。

老黑命保住了,肥皂水灌了几脸盆,一晚上时间把老黑折磨的不成人形了,人都瘦了一大圈,老黑一想到自己的经历就浑身哆嗦,从哪以后老黑老实了,知道赚钱了也不打老婆了,有的时候媳妇骂他几句他就嘿嘿一笑,两人到现在感情都很好

灵异小说

农村碰到鬼的真实事件,真实农村灵异鬼故事

2022-5-20 23:40:47

其他风水知识

铜葫芦的风水作用有哪些?该怎么摆放最好?

2022-5-19 13: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