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农村鬼故事十篇

1、 讲一个我发小和我说的事,我们都住在农村,他姐姐小的时候一个人在村里的小溪边玩耍,玩着玩着就玩到了傍晚,...

1、

讲一个我发小和我说的事,我们都住在农村,他姐姐小的时候一个人在村里的小溪边玩耍,玩着玩着就玩到了傍晚,然后他姐姐在水里摸石头玩,突然摸出了许多金子,金光闪闪的。然后他姐姐就把金子放在衣服里带回家了。回到家后,他的爸爸妈妈看了都十分吃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非常纠结。可能是害怕走漏这捡到金子这件事的缘故吧。就把金子擦亮了用布包起来放在柜子里了。

放在柜子里好几天了后,有一天就把一个最小的金子带到了城里一个首饰铺子里做鉴定。鉴定结果是真的。而且据说,含金量非常高,能买大价钱。

回到了家,全家人都非常高兴。不知道是谁又走漏了风声,这件事被许多村民知道了,他的爸爸妈妈害怕金子被偷,就连夜赶路,偷偷的把金子带到她姥姥家里,把金子放在了一个带有锁的保险柜里,埋在了他姥姥家的锅台(农村的做饭灶台)旁边。

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一家人越来越惦记金子的事情,瞅着晚上,又偷偷的去了他姥姥家,把埋金子的地面抛开,发现保险柜还在,打开保险柜开箱子的一瞬间惊呆了,里面的金子全部变成了石头!!全家人都惊呆了。保险柜完整无损,没有人打开过,这件事越来越奇怪。细思极恐。而且,她姥姥有病在身,不能外出,一直在家里,没有人动过保险柜。

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家里也没有出现什么怀事,现在他姐姐早就结婚了他姐姐嫁给了一个青岛某房地产的大亨,他姐夫比他姐姐大20多岁。貌似他姐夫比他爸爸还有大2岁。这件事也在村里闹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不看好。

由于他姐姐和姐夫的缘故,他们全家人现在都搬到了青岛,不在村里生活了。逢年过节回家一趟。生活的很好。

2、

这是我小时候妈妈给我讲的她小时候的事儿。她们村子里有一个杨老头儿,他应该是个有道行的人。好像供奉什么东西。因为他总是帮助别人,而且很灵验,所以供品源源不断。我妈妈说她小时候,没少吃到那些供品。

突然有一天杨老头兴冲冲的回到家,对儿子说:“快去准备准备,我要死了!”

儿子看着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的爹,气乐了。但没过半个小时,就看老头脸色开始变黄,眼窝开始深陷。儿子吓坏了,赶紧去找村里的长辈。等长辈来了,老头已经不行了,手忙脚乱的准备后事。幸亏老头提前给自己预备了一套寿衣。杨老头刚咽气,工作组的人就进村了。看到他真的死了,才悻悻地离去。

过了不知多少年,有一个同乡的年轻人出差去千里之外的地方。无意间看到一个老头,那不是杨老头吗?赶紧过去打了一声招呼。那老头看了他一眼,笑了。和他聊起家常,就是杨老头儿。

年轻人回到家跟村里人说:“我遇到了杨老头了,他还请我吃了一顿饭。”

村里人说:“别瞎说了,那老头早死了!”年轻人不信,找到杨老头儿子。杨老头儿子也告诉他老头儿确实死了。但这个年轻人坚信自己看到的就是杨老头儿。

最后儿子也有点儿怀疑了,因为他爹确实挺怪的!终于有一天他儿子打开了棺材验证。结果棺材里只有一把笤帚。

这种事情应该叫尸解,在西游记里出现过。这个事情应该还算诡异吧?

3、

说起迷信大家都很反感,我也是相信科学人,但是现在好多事科学都解释不了!我要说的事是发生在我们隔壁村的:

丈夫四十多岁,父母都健在,家中有6个孩子大的也不过十八(在农村都是重男轻女,所以最后一个生了个男孩)。

没什么征兆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不行了,抬上车没走多远就已经去了!农村有个习俗,人去世了要有很多人去死者家里守夜(就是大家坐在一起聊天不睡觉)。奇怪的事发生了:死者老婆的手机亮了界面显示是死者的电话,没有铃声,也接不了电话就是一直亮一会,吓得她让那些守夜的看(八九个人),看完都感觉后背发凉,死者的手机正放在自己枕头边,看过死者的手机也没有通话记录。有人怀疑他老婆电话坏了用自己手机打过去试了下,铃声也响也能接听!整整一晚上,死者电话来了四五次都是一样的情况,所有的人也都胆战心惊的度过了一夜

4、

这些年很少听到此类事件发生了,但儿时的农村,这样的诡异事还遇到过。

记得那时候我也就六七岁,有个村里的小伙伴比我小一两岁,她父亲不知道为啥,就从北京那边单位失踪了。有传言说跟第三者殉情跳海了的,还有说他家是地主,儿子叛逃去台湾的。特殊年代,大家懂得,总之这人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了。于是,这闺女,也就成为他们一门唯一的香火(她父亲是单传)。可以想象出,一家人对这小闺女的宝贝。

当年还是生产队,我记得我们队生地瓜芽子的芽床在村东沟帮边一块低洼处,而在通往地瓜芽子芽床的路旁边,有一口口小但里面直径很大的废弃老井,里面有水。

农村孩子,家长在生产队干活,都没人哄,自己在一边随便玩。不知道啥时候,这小闺女就不见了,也没人在意。直到要散工,小闺女的妈妈和奶奶找她,却怎么叫也找不到了。大家才着了急。

后来就有人想到那个枯老井,趴头一看,很深的水底,小闺女正在井里,露着脑袋。家人都崩溃了,她奶奶疯了一样跪在老井边。一声声喊着孙女的乳名。等大人们急急忙忙找来粗绳子,架上辘轳,选了精壮汉子绳子系在腰上,众人一起扶住辘轳,慢慢把人放下去(井壁是泥的,而且太宽,根本跨不过来),然后把小闺女救了上来。

大家都觉得奇怪,那么久了,孩子穿的衣服早湿得透透的,又没有任何可以抓住自救的东西,为啥小闺女一直脑袋浮出呢?问小闺女,她说一直觉得身下水里,有很粗的大树枝托着她。但下去救孩子的男人却说,井里啥也没有,别说那么粗的树枝了,就是小树枝都没有!村里有好事的人不信下井男人的话,用了杆子探进去捞,果然没有任何树枝之类。

村里老人偷说(我儿时还是破除迷信的年代,明说会挨批的),那井里住着有蛇仙。应该是小闺女命不该绝,所以有蛇仙护卫,一直在水底托住她的身体不沉。后来看到有人来救,安全了,就撤了。

5、

讲个我亲身经历过的事:小时候大概9岁左右,在农村,我们村三面都是居民区,只有一面很开阔,村子中间是一个非常大的广场,农村都是用来晒谷子的,那时候是秋天傍晚6点左右天还没完全黑,村民们吃过饭后都会到广场三五成群的围着拉拉家常,小孩就到处跑玩游戏。我们小孩玩捉迷藏,我一个人就往村子北面跑,背面那片房子是村里的祠堂,结婚拜堂啥的都是在那,旁边隔条小路有座两层房子是村里的老仓库没有住人,就是村里有些人家放谷子杂物的,再里面是以前村里的学校教室,2楼天花板上是放以前抬棺材的东西,还有几个村里祖坟迁移挖出来的遗骸用木头箱子装着。我一个人跑到祠堂那边然后往仓库方向跑,突然在仓库的大门口看见站着一个很高大的人,仓库大门没关,里面没有灯,黑乎乎一片,白天人都很少更不要说晚上。那个人差不多有两米高,我们村里根本就没那么高的人,穿的跟修女一样,披着头巾从头到脚都是黑色长袍,一只手还放在肚子前手里拿着一个好像会发亮的东西,我跟他中间就隔着一条路差不多四五米的样子,我和他就这样对望着差不多一分钟也没说话,然后我就转身跑了,我跑到广场大人们中间不敢出来。然后这事就过去了也没和别人说,过了好几年我想起这事,因为有9岁了基本很懂事了,我跟我爸说起这事,我爸说我是遇到“黑无常”了,手里拿着的是铁链,抓去世的人的魂魄的。

6、

说两件小时候亲身经历的事情。

记得应该是8岁左右,我去外婆家玩。外婆家的房子是以前的那种老式房子,房子的前面还有一栋更老的房子,就是房子中间有天井的那种,很久没有人住了。傍晚的时候和小伙伴在房子外面玩,出于好奇,我就在门缝里往里面看,就看见房子里面靠近墙壁的那里有一个人躺在坏了的门板上,我就想看看是谁,但是无奈视野有限,反正始终看不到那个人的头部,脚和身体都看得见,是个男的,就是看不到头。那个老房子根本没人住,怎么会有个人躺在那里,那时候就心里想想,没当回事。现在想起来可以肯定的是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还有一次也是在外婆家,和舅舅去小河边抓鱼,就是那种把一段小河的两头用石头或者泥巴堆起来,在把里面的水用桶或者脸盆舀完。河的后面是一大片松树林,一个人还真不敢走。等水弄完以后,舅舅说回家拿东西,就我一个人在河里抓,也是傍晚的时候,就突然有人扔沙子扔我身上,我抬头看看以为是舅舅来了,可是我到岸上的时候没看见舅舅,当时也没在意,就继续下去抓鱼,过了一会又有沙子扔下来,连续两次,当时我就拿起装着鱼的桶就往外婆家跑,跑的路上回头看河那边,更本就没有人。我想应该也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吧。

后来外婆家重新在别的地方盖了新楼,老房子还没有拆,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去过老房子那里。

7、

我哥以前车队有个同事,在车队解散后,他就去乡下承包农田了。每天都在田里忙活,像春耕和秋收更是看不见他人。虽然请了几个工人,但他还是会亲自去和工人一起育秧苗、照看秧田水什么的。

有一年稻籽刚出芽赶上连阴雨,他更是因查看芽情和秧田水位两天没合眼。那天下半夜他看天也快亮了,就准备回去洗个澡睡一会。

当他开车上河埂时,灯光照着前方一个人影匆匆走过来。像是他家的一个工人,以为又去镇上喝酒刚回来,就减速准备和他打招呼。不知怎么那人突然就不见了,他以为滑倒沟里了,就下车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他想可能是自己太困了看花了眼,就迷迷糊糊回家去了。

第二天去田间,看到那人在和其他工人一起忙活一身劲,他还开玩笑说:你没死啊,昨晚看你掉河里呢。因为平时他们在一起都喜欢开玩笑,也就没人把他说的话往别出想。

就在那年秋天忙收割的时候,为节约成本、他和收割师傅轮换开收割机,人歇机不歇,一熬就到下半夜。秋天水雾很大,收割结束那天凌晨,他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屋,快上河埂时,他又看到那天的场景。以为肯定和上次一样眼花看错了,就直踩油门回去睡觉了。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被电话吵醒了,让他赶紧去医院,他的一个工人厨师了。去了他才知道,原来那工人就在他看到人影的位置掉下河的,推测是酒喝多了,被发现迟了没抢救过来。

这时他回想起先前那次遇见的事,吓了一身冷汗。工友们才晓得,他那次看到的可能是这个工人已经出来的魂魄,不是开玩笑。后来不久他就不搞田了,现在那人在自己村里承包山种了好多果树……

8、

听我村里的老人讲的。六几年的一个夜里12点左右,生产队里的一头牲口生病了,那时候牲口就是农村的命根子。队长立即下令叫喂养牲口的一位老人和两个民兵并带了两支枪一同到镇上请兽医,那时候民兵有枪的,当时人烟比较稀少,到镇上要经过一段无人居住的地方,因为这段荒野曾经有人被吓到过,所以才三个人一块去。去的时候没有事,回来时四个人一块走,大概三点左右了,人多也不怕,说说笑笑的就到了一座小桥的桥头了,天上的一轮残月朦胧的他们发现桥头有一团白影,当时他们都心里一紧,停住脚步问:谁?谁在那里?没有回应,民兵哗啦一拉枪栓说:谁装神弄鬼,不说话开枪了,当时也只是吓唬人的,不明真相不会随便开枪的,对方仍然没有回应,他们四个人说这么多人怕个屁,过去。喂牲口的老人紧紧抓住民兵的腰带,怕他们年轻人跑,当他们缓缓走过去时看到应该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就说:这位嫂子半夜三更不睡觉在这里吓唬人,是不是跟家里闹矛盾了?这个白衣女子突然站了起来跟他们四人相对走了过来,这时,兽医想起身上带着手电筒呢,拿出来就照…四人同时惊叫起来,民兵举枪就打,枪响了!白衣女子消失了,什么都没有了,老头子还拉住民兵的腰带说:别跑,都不要跑。

后来据他们说当时手电筒迎面一照发现这个白衣女人脸上都是透明的窟窿,看不到五官。老人回忆说小桥这里曾经被日本人枪杀过一批抗日武装和村民,经常有人看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9、

我也是农村长大的,我门村子人少地多,一个村都是一个姓,才13户。

我小时候人长得又瘦又小,动不动就发高烧,我爸妈都担心我养不大。我对自己的个人记忆特别早,到现在还能记得我3岁左右发生到事情,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次:

那天下午我又发烧了,我妈让我在房里休息,她就在隔壁婶婶家里唠嗑。我迷迷糊糊地看到村里一个生病的伯伯,就那样在半空里到处飘,很大的一个脑袋,我害怕极了,就躲着被子里不敢啃声,那个伯伯就那样飘到我屋里,张嘴说话,但没有声音出来,他就一直这么围着我转圈圈,后来表情越来越凶悍,我害怕得大哭起来,最后连鞋子也不穿,就那样跑出去找大人,然后村里家里有人的就看着我一边哭,一边回头喊“别追我”。我妈和婶婶都跑出来,但两大人都追不上,后来还是我大奶奶看我情形不对,拿着家里的砍柴刀对着我身后的空气便骂边砍,我这才清醒过来,不乱跑。

大奶奶家里供着菩萨,那天晚上大奶奶就叫我跟她睡,然后再问我白天的事情,听完后,她就叫我大爷把我爹妈喊过来,说那个伯伯估计不行了,就这几天的事,我从小就体质差,阴气重,这几天又在发烧,容易看到脏东西,让我爸这几天去伯伯家里多帮衬下。

那个伯伯是电工,得了肝癌,在住过一阵子后就拖回家了,他只有一个独生女,比我大2岁,平时最疼这个闺女了。我爸回来时说,那个伯伯前几天就昏迷了,只有一口气吊着,伯娘一边忙着照顾伯伯,还得忙着地里的事,那个姐每天哭哭啼啼的,才5岁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估计是伯伯放心不下他闺女,就满村找人了。后来我大奶奶就让我爸把那个姐姐接到家里来照顾,等伯伯家里的事情忙完了再说。

那个姐姐当天来我家后,晚上伯伯就断气了。他们家人丁少,根亲戚之间也没啥来往,丧事都是村里人帮忙走完的。我的体质从那以后也慢慢好起来。

80年代的农村,都比较迷信,每个村都有几位懂这些的人,我们平时有个发烧之类的,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大奶奶她们。有些事情真的很诡异,比如那位追着我跑的伯伯,其实我跟他接触很少,他生病后我也没去他家里玩过,但为什么就我看到这些?还有我大奶奶说我体质不好,一个人少靠近水边,从小我妈就不让我玩水,我胆子也小,一个人绝不会去水边玩,但印象中光我掉进村里的水塘里都有几次,一次是被迎面碰到的牛拱落水的,一次是我妈在池塘边洗衣服,让我把洗好的衣服端走,我脚一滑掉下去了,还有一次是往池塘边的路上走,眼睛里突然进沙了,就那样走着走着掉下去了。算我命大,每次都被路过的救上来了。

10、

农村这种诡异的事还真不少,不说别的地方,就我们村这两年就遇到过好几件这种诡异吓人的事,是真事,跟差不多,但绝对是发生在我们村的真人真事。

先说说第一件事,是我们村地里盖的鸽子鹏发生的事件,这家人盖的鸽子棚旁边有三个新坟,还有四五个老坟,都在这个棚附近,这个鸽子棚有四五亩地那么大,一个人照顾不过来,这家人就顾了一对夫妻在这里照看,白天俩人一起在鸽子棚管理,晚上就是这个男的在这里守夜,看门,刚开始的俩月很正常,一切相安无事。

到第三个月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晚上十二点左右,这个男的正在收鸽子蛋,突然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他还以为是妻子来看他了,回头一看竟看到一个无头鬼,吓的这个男人一下子晕死过去,吓的差点丢了半条命,后来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才渐渐好转,说什么也不在这家鸽子棚工作了,后怕至极。

第二件事也发生在这块地附近,这是一个种中药的厂房,有一个老头每天在这里看门,这次不是晚上,是发生在中午,也是12点左右,这个老头中午在家吃过饭,还不到12点,他就去厂房值班了,因为里面有很多刚挖出来的药材,所以他总是吃过饭就准时去厂里,这天刚到厂房看了一圈,想休息一会,却听到一个小孩的声音在喊:妈妈,妈妈,带我走吧,带我走吧,一直这样喊,他想着是谁家孩子落地里了,出去转了一圈,一个人影也没看到,可听着声音就是在这一片,况且地里都是刚长出来不久的玉米苗,一下就能看到,这个声音就是在一个坟附近在喊,他这才知道这不是人喊的,肯定是碰上啥脏东西了,吓的心里七上八下,赶紧去附近的一个邻居家躲躲,等着厂里人多了才一起又去厂里,他只是听到声音。

灵异小说

老人说·与酒鬼

2022-5-21 5:27:07

其他风水知识

风水堂:《易经》的64卦之中

2022-5-16 16: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