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车

1 真是活见鬼!刚买的自行车又丢了。明明停在这里,还多加了把锁,以为安全,还是被偷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

1

真是活见鬼!刚买的自行车又丢了。明明停在这里,还多加了把锁,以为安全,还是被偷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得不佩服偷车贼技艺的高超。

算起来这是我第四次丢自行车,每次都骑不了几天。好在我从来不买新车,一是太贵,二是早晚得丢,不如买个二手货凑合着。再说,二手车在这附近很容易买到,不超过五十块。经济学老师讲了,丢的车多了,供求关系就受影响,供过于求,价格就下降,所以,每丢一次车都是在对二手自行车的降价做贡献呢。

就算我倒霉再做一次贡献吧!

我把书包往后面一甩,去西门外的小胡同,那里有好多人家卖二手自行车。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王大胡子正数钱呢。我说,“王老板,又给你送钱来了。”

他抬起头,斜叼着烟,朝我嘿嘿笑了笑,“随便挑!”

我说,“王老板,都是老客户了,能不能便宜点?我这可是买的第五辆车了!”

他不吃这套,“兄弟,五十块钱一辆,都是这价,现在我们的生意也不好做啊!看在回头客的份儿上,我给你挑辆新点儿的。”

我说,“得了吧,新点儿的又该丢了。你给我找辆破点的,便宜卖我。”

他琢磨一下,说,“要说便宜的还真有,不过……”他停顿一下,拿眼睛瞟我,“你要是真愿意要也行。”

我完全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跟着他就去挑车。

穿过一条暗暗的过道,来到后屋,他哗啦打开锁着的大铁门,拿打火机一照,全是旧的自行车。“这里的你随便挑,二十块一辆。”我一琢磨,不错,反正也是要丢的,不如就凑合凑合。

角落里有一点光亮,似乎在召唤我,我一看,是一把车钥匙上拴着个翡翠环,看样子不值钱,但是很好看,刚好那辆车子也还不错,“就要它了!”

王老板看着我乐呵呵地付钱,想说什么又停住了。

我推着车出他家的时候,他拍我后背一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小心点!”

我没在意,就谢过他。

我骑着“新”车,觉得比从前买的那几辆都要合适,车座很舒服,车铃也一点毛病没有。我心想这王老板今天真是够爽快。

胡同里灯光很暗。风嗖嗖地从脖领灌进去。

刚出胡同,一转弯,吓了我一跳。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在十字路口烧纸,嘴里还含糊地念叨着什么。我看了一眼月亮,亮得有点让人打冷颤。哦,想起来了,今天是阴历的鬼节。我从她身旁经过,带过一阵风,纸灰飞了起来。老太太在我身后说,“小鬼拿点钱就走吧,别抢我家老头子的。”

真是迷信,虽是不信,脊背还是一阵发凉。

回到宿舍楼,我把车子换个地方放,又多加一把锁,心想,这回该不会再被偷了吧?

我取下那个翡翠环的钥匙链,在月光的照耀下,它一亮一亮的,很好看。我把它放进口袋里,上楼了。

2

我是个老实人,不吸烟,不喝酒,没有女朋友。事实上我是个穷小子,没有钱买烟买酒,更别提交女朋友了。昨天买这辆车节省了我三十块,真是合算。

白天的课照上,车子好好的也没丢。那个翡翠环的钥匙链还真是好看,同学都问价格不菲吧?我嘿嘿笑他们,不菲?谁拿不菲的翡翠当钥匙链?

晚上下了课,回到宿舍我简直快散架子了。不想学习,打开QQ会一会老友。

突然遇到一个老同学,有一个月没在线上看到他了。他说,“你小子忙什么呢?把老哥忘了吧?”

我说,“哪能呢?怎么着,你想我了?”

“想了,让我看看你小子还是不是那副德行。哈哈。”

我打开视频,调好亮度,给他看。

他打过来一串叹号。

“怎么了?”我问。

“你小子行啊,找女朋友也不告诉哥们一声?眼光还不错。”

我真是晕了,“什么啊?我哪来的女朋友?你也知道,就我这熊样,谁跟我啊?”

“别装了,哥算是认识你了,还装蒜呢,不好意思啊?哈哈。”

我真被他弄晕了,“你是不是发错了?我根本就没有女朋友啊!”

“行了,还不承认,人就在你身后站着呢,当我没看到啊!哥我有点事,先走了,下次让她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臭小子!偷着幸福去吧!”他下线,视频中断。

这是什么啊?我回过头,看了一圈。宿舍几个哥们儿都没回,就我一人。我没想那么多,以为他在开玩笑,就把QQ关了,躺床上睡觉。

深夜我突然醒来,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只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奇怪。一阵凉风吹进屋子,月光也射进来,照在那个钥匙链上,一闪一闪很是好看。可是我分明感觉自己刚刚出了一身冷汗,怎么回事?

3

真是活见鬼了!这是我的口头禅,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骂。

我刚刚被辅导员叫到系办公室去,说什么我这几天常常带女生回宿舍楼!真是莫名其妙!我敢向苍天发誓,我马禹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把女朋友带回宿舍?又是谁造的谣?再说了,公寓科的管理条例明确写着:带女生回宿舍者,屡教不改者记处分。我就算有那心也没那胆啊。

我连连跟辅导员保证,我绝对没有带任何女生回宿舍!我拿人格担保!我同宿舍的人可以作证!我……

辅导员不理我,头都不抬,低头一边看她那鬼报纸一边跟我说,“公寓科在宿舍楼入口处安了视频设备,这你也知道,他们是看了视频后才跟我说的,证据确凿,也不算冤枉你吧?”

我快疯了,什么视频啊?我哪一次回宿舍不是一个人回去?要是真有女生跟着我还好了呢!正愁没女朋友呢!

我说,“老师,我真没撒谎,我真没带女生回宿舍,我是被冤枉的。”我又一想,要是哪个女生偷偷地跟着我混进男生宿舍楼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跟辅导员这么一说,她就同意我先回去,再做调查。我琢磨着没准她读书时就趁机跟着别的男生混进男生宿舍呢!

我一肚子委屈地从办公室出来,怎么想怎么不对劲,我马禹平时老老实实,为人和善,没得罪过什么人啊?我每次见到公寓科那些老师也都是规规矩矩,谁也没惹啊?怎么就偏偏说我带女生回宿舍楼,还是常常?

我摸摸兜,糟了,车钥匙不见了!找遍全身也不见。我飞奔到停车棚,终于舒了口气,那个翡翠环钥匙链正一摇一晃地挂在车子上。夕阳火红火红的,把翡翠环也照得格外耀眼。我明明记得锁住车子后上楼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真的忘记了?还有,就算是我没锁车子,这么久怎么没被偷呢?真是奇怪。难道真的是越危险的方法越安全?

我骑上车,回宿舍。一路上心里总是觉得有人和我作对,左想右想想不出是谁冤枉我。突然,我被一个人拦住。他一脸怒气,朝我挥拳头的样子,整个一夜叉。

我下了车,一脸茫然。心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人人都看我不顺眼啊?

“你怎么回事啊,我明明在那跟你喊别过去,你没听见还是怎么着啊?偏往前骑,我半天的工夫被你给搅和了!”他来头还不小,扯着嗓子和我嚷嚷。

我看见他拿一个照相机在跟我比划,以为他要拿它砸我呢,原来他在搞摄影,哼,量他也不敢。

“你拍你的,关我什么事?”真是莫名其妙。

“怎么不关,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刚按下快门,结果你正好骑过来!整张照片就拍你了!”强词夺理。

“那你重拍不就得了?”我暗自笑他笨。

“关键是,关键是这是我最后一张胶片!”估计他都疯了,引得所有过路人不是好眼神看我。

我没心思和他理论,骑上车走人。

真是活见鬼。

4

这几天每次进楼我都要做出极其夸张的表情——朝着那个监视器。如果过几天还有人冤枉我的话,我倒要他们拿出证据,随便冤枉人可不行!我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刚进宿舍,刘刚正在穿衣服准备出去。见我进来,他说,“马禹,刚好,我女朋友车子被人偷了,要我去接她,把你车子借我用一下。”

我这人平时就是心眼好,随手就把钥匙扔给他,“小心点。”

其实那句话我是随口说的,就像当时王大胡子卖我车子时一样,可没想到出事了。

那晚,刘刚一夜没回来。我们几个人没想太多,只是开玩笑地调侃,“这两口子,又跑哪甜蜜去了!哈哈。”

第二天早晨,我们还没起来的时候,刘刚匆匆忙忙回来。我睡眼朦胧,说,“嘿,你小子跑哪去了,一夜不归。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我看他一副火上房的架势,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他头也没回,“我女朋友出事了。真是奇怪的一件事,我明明骑得好好的,突然听到她一声尖叫,我回头,看到她脸色苍白,脖子像是被谁掐住一样,没等我停下车,她就从车上掉了下去。腿骨折了。”

“什么?怎么可能?”我们几个都立马爬起来,谁也不相信。

“我也觉得奇怪啊,她现在正在医院躺着呢。她说,她当时就感觉被一个人给掐住了脖子,然后就被那人一推,就掉下去了。你们说,有这么奇怪的事吗?除非是遇到鬼了!”刘刚表情怪怪的。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看,觉得这事是挺蹊跷,但是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刚把车钥匙还给我,连谢都没谢。我估计他是为了那句无意中的“小心点”。

5

我真倒霉,又遇上一件奇怪的事。

早晨去上课,本来就要迟到,偏偏遇到那天拍照片的那个家伙。他就站在路口,见了我死活抓住我,要我下车。我说你这人这么这样啊,真是小心眼儿!我不就毁了你一张底片吗,至于跑这抓我来吗!他连忙解释说不是那事,还有一件奇怪的事要和我说。我没好气的说,我要迟到了,愿意说你就跟着我去上课。

我骑上车去了教室,老教授已经站在前面了,不是好眼神看我。我刚坐好,就见那小子也呼哧呼哧跟进来,我的天那,他还真追来了,我无语了。我无奈地招了招手,他过来坐我旁边。

他说给我看样东西,表情既兴奋又怪异,好像他拍到外星人照片似的。我心想我和你不认识你干嘛拿东西给我看啊。

一张照片。

上面是我,我记得,那天黄昏我骑车经过他的相机时他拍下的,远处是一轮美丽的夕阳。可是……有点不对劲,我的车后座上坐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生,头发长长,看不清脸。我揪住他的衣领,“你干嘛拿电脑修改我的照片?”

他赶忙否认,“我发誓绝对没有修改过!洗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看他吓的,我又不会真打他。

我说,“不可能,我明明是一个人骑车,后面谁也没带,怎么会突然多个女生?”心想看你再狡辩。

“我记得也是这样,可当我把照片洗出来后吓了一跳。当时我一个人在暗室,这个女生的打扮确实很怪异,我突然觉得这件事很怪,所以才来找你。”

看样子他不像说谎,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也搞不懂了。最近真是倒霉,什么怪事都让我碰上,而且还有那么多人非说我身旁总是跟个女生,现在好了,连照片都清楚地拍出来了。我再看一眼照片,等等,她的打扮……确实很怪异,不是我瞎说,有点……有点像鬼!

“你也这么觉得?”他问我。

“倒真像个女鬼啊!”我不否认。

我们两个人四只眼睛对在一起,怎么也想不明白。

照片放在桌子上,前面一个多事的女生回过头,笑嘻嘻地拿起照片,说,“马禹,哪个倒霉的女生成了你女朋友呀?”突然,她表情呆滞,我心想完了。几秒钟后,她尖叫起来。

整个教室都静了。老教授吓了一跳,用手拍着胸脯,我真怕他心脏病被吓出来,那我可就真惨了。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向我。我慌忙把照片藏起来,拉着那小子撒腿就跑。正在我跑出教室门口的时候,我听到那个女生喊了一个字:“鬼!”

6

那小子叫谢岩,跟我一个年级,业余搞摄影,有点神经质。

我说,“谢岩你看,我现在真是活见鬼了,什么事都能遇上。”他嘿嘿地笑,什么也没说。

我们两个一起推着车在校园里乱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总会不停地看向我车子的后座,表情怪异,那里明明是空的,可就是有种感觉,就是那里正坐着一个穿白色裙子,留着长发的女生,也许她很漂亮,但是没人能看清她的脸,她静静地坐着,或许抱着我的腰……我越想越害怕,本来从来不相信有鬼的,可这次我真的说不清了。

谢岩要我去他家住,不知道是他晚上害怕还是想和我商量这件事。

我们天黑了才回去。一路上骑得很慢,我们必须得把这件事想清楚。路灯昏暗,我俩的影子映在马路上,还好,只有两个。

我们凑合着吃过晚饭,坐在一起商量这件事。

窗户还开着,晚风一阵阵吹进屋,窗帘随风舞动。要是平时肯定会觉得这是个惬意的夜晚,可我们两个怎么也惬意不起来,倒觉得脊背发凉,我知道,她可能就在我身后站着。谢岩不停地看我身后,好像那真有个鬼一样,我真想去揍他一顿。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不明白她——这个鬼为什么要跟着我?她从哪来?怎样她才肯走?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我把目光从谢岩身上移开,突然看到旁边桌子上的翡翠环钥匙链,在灯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光亮照人。谢岩拿起它,在手里摇晃着,那块翡翠突然透明起来,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

“车!”我们一起喊出声来。

他说,“你想想看,你没买这辆车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还算他聪明,我怎么没想到。“你说的对,肯定和这辆自行车有关!这辆车一点都不旧,为什么那么便宜就卖给我呢?还有,他卖给我时还支支吾吾的,我当时没在意,看来这里面果然有秘密!快,你跟我走,我们去找他!”

7

他不敢坐我的车,非要自己骑车子。一路上我们什么也没说,飞快地骑向王大胡子家。风凉飕飕的,从耳旁刮过。

灯光昏暗。他仍然是那副样子,斜叼着根烟,低着头数钱。

我说,“王老板,忙呢?”

他一愣,陪着笑脸说,“呦,小伙子又来买车啦?”

“我倒想丢了它呢,可惜没人来偷。”我猜他该能听出我话里的意思。

他看到我手里的那个翡翠环钥匙链,表情怪异,我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

他问我,“你没事吧?”

“王老板,你说吧,这车到底有什么秘密?”我跟他摊牌。

他吸了口烟,给我讲了很久以前的故事。

“十年前,我卖新车,两个学生来买自行车,一看就知道是一对。那个女孩一眼就相中这辆,男生就买下来,我把两把车钥匙给他们的时候,那个女生就解下脖子上带着的一个翡翠环把其中一把钥匙拴上,喏,就是这把。很久以后,那个男生把自行车还给了我,他说那个女生死了,让我把车子帮忙放起来吧,他想忘记那段日子。

“我就把它锁在后面的棚子里。过了很久,他也没来取。我问过,说他早就离开了。后来有一些学生来我这买车,有要买便宜的,我就把这辆车卖给他们。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们都说车子像有人控制一样,不听使唤,还都常出些小的车祸,就把它退了回来。我就再也没卖过。

“我这个人从来不信这个,一个女生死了能跟这辆车有什么关系呢?那天你刚好来买车,要辆便宜的,我就把它卖给你了。现在,你终于来找我了。”

他又吸了一口烟。

可是,为什么我并没有发生车祸呢?反倒骑得好好的?我心里觉得很怪。

这时,谢岩拿出那张照片给他看。

王大胡子接过照片,仔细地看了看,说,“对,就是这个女孩,她那时常常穿一身白裙子,长长的头发。那个时候她很漂亮,对那个男孩子也不错,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死了。不过,从这张照片上看,你和那个男孩还挺像的。”

谢岩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怪不得,她从来没有害你,还一直跟着你。”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至少她从来没让我出事,可是刘刚女朋友受伤那事没准就是她干的吧?算了,不提了。

我们拿着照片出了王大胡子家。车子我没退给他,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谢岩说,“我们真的没白来,事情总算有点线索。既然是十年前发生的事,我们就从这里下手,朝十年前寻找,我就不信找不到那个男生,这样,她的死因我们也就能知道了。”

我发现我和谢岩越来越有默契了,我就是这种感觉,想要帮她找到那个男生。

8

我和谢岩并排躺在他舒服的大双人床上,双手交叉放在头下,看天花板,谁也不说话,都在想这件事。

那个翡翠环钥匙链就放在桌子上,一闪一闪。是那个女孩的最喜欢的东西。我可以想象得出,十年前学校的每条小路上都留下他们开心的笑声,女孩坐在男孩自行车的后座上,穿着白色裙子,长发飘飘,他们一起去上课,一起去散步,一起回宿舍楼……那是每个大学生所向往的爱情。

可是为什么她后来死了呢?王大胡子也不知道死因究竟是什么。看来只有我们自己去寻找。

我和谢岩说了我的想法,他表示同意。于是我们就开始想办法,一起追寻十年前的故事。

夜里,我睡得正熟,突然被谢岩推醒。他说,“马禹,我想出一个很好的办法。你看啊,十年前的那些学生早都毕业了,当时像这样恋爱的男女生有好多,我们找也不见得有人搭理。倒不如,我们策划拍一部DV,把这个故事讲出去,发到网上,或者参加DV大赛,让全校的学生帮我们寻找,你看怎么样?”

我拍着他那颗硕大的脑袋,直夸赞他的聪明,“谢岩,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他急忙抹抹脸,“马禹,你唾沫溅了我一脸!”

第二天,我们就开始筹拍DV。

我建议直接把我和那辆车子拍进去,这样更接近那个故事。

当谢岩拿着DV拍下我第一个镜头时,他表情怪异,他说,“马禹,也许你是对的,你过来看。”

那一刻我们没有太多的惊讶,其实是在意料之中:图像显示出来的除了我,车子,还有一个——她。还是那身白色的裙子,长发垂下,遮住脸,一动不动,坐在我车子的后座上。

谢岩说,“我们就直接拍个鬼片吧,就叫《鬼车》,把你的故事直接讲述出来——”他还没讲完,我就拿拳头砸他的脑袋了——“好!就这么干!”

我和他一样,逃掉所有的课,拍摄这部DV。

辅导员托人捎来信,让我立刻去系办公室。一见到我,她脸立刻阴下来,跟港台鬼片里的女鬼一样,“上次公寓科跟我告状说你带女生进宿舍,现在连老教授也来跟我告你状,说,你这几天跑哪去了?怎么说逃课就逃课啊?”

我支支吾吾说我拍DV呢,她一听立刻甩出俩字:“胡闹!”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问,“老师,请问你留校几年了?”

她很奇怪我怎么会问这件事,“三年。怎么了?我老了吗?”原来是个怕老的女人。

我忙道歉,“不不不,一点都不老,就像我师姐。”

她一听笑了,结果我就被放走了。哈哈,我说鬼话可是一流。

回去的路上我不停想,她是三年前毕业的,可那件事是十年前发生的,学校要是每年都有一些学生留校的话,那么十年前也一定会有人留下的,只要我们把拍出来的片子拿出来给所有老师看,那我们就一定能找到当年的人!

我飞快地回去找谢岩。

9

冬天到了。我们的片子终于快结束了。

我一直骑着那辆车子,课照常上,我们用业余时间来拍DV。还专门找一些特别的时间来拍。比如月圆之夜,我一个人骑着车子回宿舍,走在校园的小路上,风嗖嗖地吹过,我明知道身后的车座上坐着一个看不见的鬼,我还是要充当男主角,带着她穿过那片茂密的小树林。

每天晚上我们看当天拍摄的画面,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因为她对我很友善,也许她明白我是在帮她寻找一段失去的往事。谢岩也说,只有我们两个不害怕了,其实片子无论拿给谁看谁都会尖叫着跑开。

我们拍完了,一部DV鬼片,片名就叫《鬼车》。我是男主角。谢岩负责导演兼剪辑。一个让人脊背发凉的故事讲完了。

我们把它传到校园网上去,结果反响特别大。好多同学给我们留言,有的说故事太恐怖了,但作为一个恐怖片来拍是成功的;有的说女主角的表演太精彩了,尤其是化妆,太像鬼了……网上评价我们这部片子的帖子无数,但是没有人把它当成真的故事,都以为是我们胡编乱造的。

我们已经发了无数遍帖子,请同学们帮助寻找认识女主角的人,可是很多天过去依然没有回音。

晚上,谢岩说,“要不,我把片子带去参加全校的DV大赛吧,虽然片子算是恐怖类,但是没准评委通过了,那样我们就可以把全校老师请来,找十年前留校的人!”我点头同意。

第二天,片子送去组委会。

谢岩有在那里工作的同学,听说反响也不错,一个学生能拍出这样精彩的恐怖片真是很难得。

同时,我们也在继续等待网上的回复。

10

雪花落了校园一地。我和谢岩终于等来了好消息。我们的DV获得了本次DV大赛的特别奖,因为是惟一一部恐怖片。

其实这主要是她的功劳。

颁奖那天,全校的年轻老师和学生都来了。毕竟,DV在我们学校很是盛行,而且,更多的人是来观看我们那部惟一的恐怖片的。对我们来说,这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机会,里面肯定会有十年前留校的老师。

所有人聚集在礼堂观看获奖作品。

我们的作品最后放映。全场关灯。没有人害怕,因为毕竟是学生作品,谁都以为里面的鬼是哪个系的女生演的,大家都在猜她具体是哪个系的,可是没有人能认出来。一个个镜头播放过去,剧情一点点发展着。结束的时候,掌声雷动。

灯亮了,当主持人宣布获奖作品——《鬼车》的时候,台下沸腾了。谢岩作为导演上台领奖。台下观众全部要求女主角也出来与他们见面,这时,我走上了台。

我对台下的人说,“女主角其实就在我的身边。”

台下顿时安静下来,有人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重新说,“她其实一直都和我在一起,你们所看到的那个鬼,其实就是她自己。”

台下有女生叫起来。

我让摄影师把摄像机对准我,大屏幕上顿时显现出我的样子。台下一阵惊叫,我知道,这次的恐怖效果更加不错。是的,屏幕上我的身后站着那位女主角,她穿着白色的裙子,披散着长发,脸被挡住,看不清,一动也不动。而台上,只有我和谢岩两个人。

主持人“嗷”的一声扔掉话筒跑了,胆小鬼。

我说,“其实她是十年前死的,她一直在等着那个她爱的人。她一直守着这辆自行车,不肯离开。于是我们就想帮助她寻找那个人,希望大家能够帮助我们,帮助她。我们一起寻找那个十年前的故事。”

我还没说完呢,台下的人们就嚎叫着跑出了礼堂。

11

第二天,有人拨通我手机。她说她可以给我讲那个十年前的故事。

我真是激动死了,马上去找谢岩,我们一起去见那个人。

她果真是我们学校的一名老师,工作在图书馆,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很惊讶于她的工作环境,在我们学校的老图书馆,里面只保管一些不太重要的资料。木质的地板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她办公室的窗子紧紧关着,不透一点光亮,只好开灯。

她一点都不像刚刚工作十年,显得很苍老。

我和谢岩坐在她对面,听她讲述十年前的故事。

那个女孩和她就住一个宿舍。直到今天我们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陆晓薇。陆晓薇那时有个特别好的男朋友,叫白远,就是我现在骑的这辆车子的主人,也是我们要找的人。他们是大四才好上的,其实两个人从大一起就彼此有好感,只是从来没有说出来。白远家庭条件很好,本地人,家教很严,从来不许他交女朋友。而陆晓薇是外地女孩,这样的女孩白远父母是更不会同意的。

后来到了大四,他们终于挑开这层纸,如果再不表白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白远送给陆晓薇一只漂亮的翡翠,于是他们就幸福地在一起了。他们一起去买了辆崭新的自行车,每天早晨白远都骑着车来接陆晓薇,她就幸福地跳上车子,从后面搂着白远的腰。晓薇最喜欢穿那件白色的裙子,再加上她留着一头长发,她坐在白远的车子后面简直就是校园里一道美丽的风景。

再后来,他们该毕业了。陆晓薇没有留下,白远的父母也给白远办了出国手续,他们两个不可能在一起了。白远父母知道了他们的事,就更不同意,他们天天给白远安排好多事情做,让他天天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白远是个孝子,陆晓薇就很久没有见到白远,电话也只能很久才接到一个。

陆晓薇终于该走了,可是白远始终也没有出现。陆晓薇托她带给白远一句话,如果他选择陆晓薇,就在她离开那天中午前去宿舍见她,如果他放弃,就不必来了。她就去找了白远,没想到白远真算是个男人,真的跟她往宿舍赶。他们坐了一辆出租车,正赶上堵车。可是时间已经离陆晓薇走的时间不多了,白远就让司机换条路走。结果,司机被白远不停地催,一慌神,车子撞上了前边的卡车……

司机当场就死了,白远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位也受了重伤,她坐在后座,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也在流着血。

就这样,白远没能赶去。当她躺在医院里时,同宿舍的其他姐妹哭着跑来告诉她说,陆晓薇跳楼自杀了,就穿着那件白色的裙子,长发飘飘,手里握着那个翡翠环的车钥匙,从七楼跳了下去……

白远昏迷了半个月,醒来的时候,听到陆晓薇死的消息,连哭都没哭,目光呆滞了,好几个月连话都没说。

等他康复后,有人把那只带着翡翠环的车钥匙还给他,他就推着车子在校园里转了一圈,然后走了……

12

我和谢岩一声不吭地推着车子走回来。雪花落了我们一身。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车子后座,我知道她——晓薇,就坐在那。

“她会开心的,对不对?”我对谢岩说,那个老师已经答应帮我们寻找白远了。

谢岩也开心地朝车后座笑一下。故事一定会有个完美的结局,只要我们耐心地等待。

转眼过了新年,湖水都冻成了冰。我和谢岩都忙着自己的期末考试,一周也见不着几次。我把那辆车子保管得非常好,千万不能丢了。那个翡翠环的钥匙链每天晚上都放在我的桌子上,我一点都不害怕,我一定要让那个女孩等到她的恋人……

我交了考卷,从考场走出来,打开手机,突然收到图书馆那个老师发来的短消息,她说白远来了。

没错,手机屏幕上清晰地写着:白远来了……

我马上联系谢岩,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去了老图书馆。

和那个女老师坐在一起的一定就是白远了。很让我们吃惊的是,他一点都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个男主角。他个子依旧很高,但是瘦得出奇,脸蜡黄色,嘴边的胡子也没有刮干净,留着胡茬,衣服也有很多皱纹,看到我们时他没有任何表情。

十年前的白远不会是这样的。可是十年的光阴真的可以让一个男人变化如此之大吗?我和谢岩彼此望了一眼。

我拿出翡翠环钥匙链,他目光缓慢移到钥匙上,头微微颤抖着,双手慢慢接过,嘴里不停说着什么,像是在说“晓薇……晓薇……”

我们一起下楼。

校园里已经是一片白色,一对对恋爱中的学生正牵着手从我们面前经过。白远望着远方,一句话也不说,那个女老师搀扶着他。

我帮他把车子打开,他一个人推着走了,缓慢地,一步一步,从我们的眼前走远,穿过落了雪的银杏路,绕过结了冰的湖,一个人推着车子渐渐地消失了……我仿佛看到车后座上正坐着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长发突然被风吹起,一张很漂亮的脸,朝着我们笑。

谢岩问,“白远,以前也不爱说话吗?”

那个女老师用手抹了抹眼睛,“晓薇死后,他就变成这个样子。”

雪越下越大。想要把世上的一切全部埋葬一样。如果有些事情真的能被全部埋葬倒好了。

我和谢岩推着车子走回去。谁也没有说话。像是完成了一个人的一个心愿一样,心里终于松了口气。但是白远,真的让人担心。

13

转眼春天又来了。我买了一辆新车,再也没丢过。

池塘旁边的柳树又披上新绿,被风吹拂着,像洗发水广告里甩着头发的女模特。

我慢悠悠骑着车子经过池塘的时候,正投入地欣赏远处的风景,突然被一个人拉下来。一看是谢岩。我说,“谢岩,好久不见,你小子忙什么呢?”

他一脸惊异地贴我耳朵上说,“马禹,不是我吓唬你,你的车座后面又坐了一个鬼!”

我说,“是不是穿着白裙子,长发飘飘的啊?”

“你知道?”他还是那副胆小样儿。

“去死吧你!这是我女朋友!”我一脸幸福。

他还不信,伸手去碰了碰。我女朋友被弄得莫名其妙的。

我说,“谢岩,我们再一起拍DV吧!”

“好啊,接着拍鬼片?”他很开心。

我看着我漂亮的女朋友说,“当然不拍了,这次我们改拍校园爱情故事!”

灵异小说

乡村诡事之弃卒

2022-5-21 23:44:25

其他风水知识

由华易算命网的小编为您解密-风水总论-华易算命网

2022-5-15 22:2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