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之蛊惑人心

小素 遇到小素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时我正在人满为患的肯德基里津津有味地啃鸡腿汉堡,头顶突然飘来一个声...

小素

遇到小素时,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时我正在人满为患的肯德基里津津有味地啃鸡腿汉堡,头顶突然飘来一个声音:“请问这里有人吗?”我抬头一看,一个圆脸圆眼睛短发的女孩子正看着我。

我使劲咽下嘴里的汉堡,含混不清地说:“你坐吧,没人。”

她放下手中的盘子,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杯可乐先啜了几口,然后边吃鸡翅边玩起了手机。

我嘴里吃着汉堡,眼睛也没闲着,开始打量起对面的女孩子,我发现她除了脸上都是圆圆的,其实长得还蛮可爱的,属于小巧玲珑的那种女孩子,也正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

事实上我和小素认识的时间还没超过三个月,我家里人就开始催我们结婚。她对我很好,完全不像其他的二十一岁女孩一样任性。我知道我们年龄差距是有点大,但只要彼此喜欢,年龄差距又算得了什么呢?安排好时间,我向她求婚,她立刻就答应了,一切仿佛都在意料之中,有时候我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婚礼很简单,她父母在遥远的老家,没有来,我这边来了些亲戚,又请了几位平时要好的同事和朋友,而她,好像也没什么朋友或好姐妹。这场婚礼就仿佛是我和我家人事先安排好的宴会,而她,只要负责一个人准时出席就好了。

婚后生活平淡而真实,我还继续在电子公司里担任小职员,她也依然在蛋糕店里站柜台,每天下班后回家吃饭,然后出去散散步。

生活看起来没有什么不正常,但我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想来想去,我发现,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自己的父母,甚至连个电话都未曾给他们打过,而且,她没有朋友,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从未见过她的任何一个朋友,也没有听她说起过。

这两点确实很可疑,她就仿佛生活在真空的环境中,除了我,她竟然和任何人都没有交集,我感到很疑惑。我也曾假装不经意地说起要她把她的朋友带到家里来玩,或者过年去她家看看父母,而她,总是笑盈盈地满口答应着,然后又找个理由推托过去了。

我们的婚姻生活在第二年时,发生了一个转折。那时她怀上了身孕,而我也获得了一个晋升的机会,那阵子,我有些得意忘形,居然在出差时和另一位女同事擦出了火花,一下子没把持住自己,陷入了她的温柔乡中。

出差回来后,我依旧和女同事保持着暧昧的关系,我们常常约会,也总是通电话和短信。而这一切,怎么可能逃得过我妻子的眼睛呢?

小素以前从来没有翻看我电话的习惯,因此我也从来不在这一点上防着她,可我没想到,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小素觉察到了我的变化,她趁我洗澡时看了我的手机短信和通话记录。

那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她突然靠近我身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说:“志杰,你还爱我吗?”

我不假思索地说:“爱啊,当然爱!”

她幽幽叹了口气:“你和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我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凝固了,以为她要说出离婚的话,忙翻身搂住她哀求道:“素,我错了,我再也不跟她来往了!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你不要离开我!”

可她只是轻轻地说:“志杰,只要你跟她断了,我就依然会在你身边,我会原谅你的!”

那一刻,我很感动,我不断向她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她只是静静地听着,任由我搂着她亲吻她,最后她说:“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会从你身边消失,你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我了!”、

出走

我确实不再和那个女同事来往了,不是不想,是不敢!我想做一个好丈夫,给我还未出世的儿子做一个好父亲。可女同事不肯就此放过我,她不断地纠缠我,几次下来,我又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忘记了自己之前许下的诺言。

为了不让小素发现,我们约定了我在家时她不能给我打电话和发短信,而我在每次回家之前,也一定要将短信和通话记录删除。就这样,我们还是一直秘密交往着,直到我妻子快生了。

那几天我和我妈为这个即将要出生的宝宝准备这准备那,忙得焦头烂额,而我也为即将要做父亲欢欣不已,把女同事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没想到正是在这关键时刻出事了!那天晚上我去洗手间洗澡,小素躺在床上,这时我的手机来了条短信息,小素正好躺着无聊,就打开我的手机看短信,结果那条短信就是女同事来的。

这件事情是我后来通过小素留下的信才知道的,因为小素在看完短信后就把它删掉了,并且,她没有跟我提一个字。

我洗完澡出来,小素已经睡着了。就在那天半夜,小素突然喊醒我,说肚子痛,可能要生了,我连忙扶着小素打车直奔医院。

在医院里,小素提前五天生下了我的儿子。孩子生下第十天,小素出院了。孩子生下第二十天,小素和我儿子一起失踪了。当时我上班去了,我母亲负责照顾小素,但那会儿她正好不在,等我回家后,除了桌子上留着一封信外,小素和孩子的一切东西都不见了,我们的出租屋里收拾得干干静静,根本找不到一丁点小素和孩子的痕迹。

我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有点觉察到了什么,颤抖着打开信封,只见信纸上只写着那个短信内容和号码,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我脑子里仿佛有个雷炸开了,一时间没有办法思考,只是在轰轰作响。过了好久我才想起要去找她,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她和孩子找回来。

我跌跌撞撞地跑到小素平时工作的蛋糕店里,那个蛋糕店离我家不远,柜台后面站着个陌生的长发年轻女孩子,女孩子见我进去,问道:“先生您想要点什么?”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又往柜台里面瞅了瞅,没有半点小素的痕迹,便急迫地问那个女孩子:“有没有看见我爱人,她叫小素,就在这里工作!”

女孩子脸上一时有些疑惑,她说:“先生,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小素的人!”

“小素,你在哪里?快出来!”我不耐烦地冲着后面的厨房兼员工休息室大喊了起来。

小素没有出来,他们健壮的厨师手里挥舞着擀面杖出来了,大声说:“谁在乱叫?谁在乱叫……”

我狼狈地离开蛋糕店,去了父母家。敲开父母家门,他们刚吃过晚饭,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非常惊讶。我垂头丧气地说:“小素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

我很担心我说出这句话来父母会受不了,可没想到他们惊讶地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问我:“小素是谁?”

我有些疑惑,以为父母受不了这个打击,才问出这句话来,只好低头说道:“都是我不好,我和女同事……小素知道了才带着孩子走了……”

“啊?!”我听见他们惊讶地叫了一声,然后我妈摸了摸我的额头,说,“这孩子没有发烧啊!”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回事,又大声重复了一遍:“小素离家出走了!我想知道她有没有来这里?”

父母还是瞪着眼睛担忧地看着我,我爸突然说:“志杰,小素是谁啊?”

我想他们这是同时得了老年痴呆症还是怎么着,连儿媳妇都不记得了。

“小素是我老婆,是你们儿媳妇啊!她刚生完孩子,也就是我儿子,你们的孙子,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呢?”我有点生气,心想没这么逗我玩的吧。

“志杰,”我爸突然有些忧郁地看着我说,“你从来都没有结过婚,怎么会有老婆和孩子呢?”

“我……”我很想发火,但突然觉得这一切有些不正常,因为我想起去蛋糕店时那个女孩的反应,再看看我父母的反应……这绝对不正常!

“妈,您今天一直在哪里呢?”我冷静下来问我妈。

“我一直在家里啊,我跟你爸今天在家里没出门!”我妈看了一眼我爸说道,我爸点点头。

我的心渐渐颤抖起来,开始明白我身边一定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说:“那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做什么啊?”

“这孩子,连你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啦?你前几天才跟我去相亲了,结果人家没看上你,你是不是因为这事难过啦?我说你这孩子,都老大不小了……”我妈还在唠唠叨叨地说着,我却一点也没有听进去,我把和小素从相识到现在两年时间里经历的一切像放电影一样过了一遍,每一个镜头都那么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做梦。

从父母家出来,我又去找了参加过我婚礼的亲戚朋友,结果都一样,他们全部否认我结过婚,我想起了那个和我关系暧昧的女同事,从她那里什么也没得到,惟一收获的只是一个巴掌而已。

寻找

在一天浑浑噩噩上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小素曾经告诉过我她老家的地址,我想,我是否应该去她老家看看,也许在那里,我能找到她或者答案。

从地图上看,那是个很小的城市,在陕西的关中地区,我要先到宝鸡,然后坐长途汽车去那个小镇子,这中间还要去一个县城倒车。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我终于到达那个叫做清水县的地方,随后,我坐上了去刘镇的车子。

刘镇很小,小到只有一条百十米长的街道,街两边住着一些人家,还开着几家小杂货铺。街道很脏,到处都是烂菜叶子或人们丢弃的垃圾。

我向一家杂货铺的老板打听小素的事情,那个老板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看我,突然说:“你出去,我不知道!”然后把我推了出去。

我很奇怪,又去另一家问,遭遇了同样的结局,只不过这家的女老板还往我身上吐了一口唾沫,狠狠地说:“不要脸!”

我越发疑惑了起来,我相信,这中间一定有些奇怪的事情。我停下来想了想办法,然后进了一家小小的副食店,花几百块钱,几乎买光了店里的东西,当黑瘦的店主喜滋滋地帮我装着那堆我根本不想要的东西时,我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他顿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我,好像在考虑要不要赶我出去,好在我还没有付钱。

他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咬咬牙凑在我耳边小声说:“你等等!”然后关上门,把我带到了小店的后面——他家住的地方,里面堆满了各种我连名字也没听过的小食品。店主请我坐下来,看他对我客气的样子,我庆幸自己刚才买了他那么多东西,看来这钱没白花。

他小心翼翼地坐在我旁边,问:“你找小素?”

“是的,我找她,只要你能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可以再给你一百块钱!”我有些急迫地说。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有些紧张:“你找她做什么?”

“她是我的爱人,因为……因为我曾经做过一些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她带着我刚出生的孩子走了……我只想把她找回来,好好过日子……”我把事情和盘托出,觉得没有必要瞒他。

“啊!”他突然叫了一声,惊恐地说,“你们有孩子了……你已经是第三个了!”

“什么?第三个是什么意思?”我有些迷惑了。

他定定神,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仰头喝了两口,脸色有点发红,喘着气说:“这个女人以前的确在我们这里住过,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从没见有亲戚朋友,她也不和我们任何一个人来往,我们都说她脑子有问题。可是十年前她突然失踪了,大家以为她在什么地方悄悄死掉了,也就把她忘了。她住过的那座房子也被镇政府收去做了仓库。”他说到这里又喝了口酒。

“可是五年前,有个男人来找她,也和你一样,说是和她结了婚,因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她就消失了。那个男人走后,过了一年,又来了一个男人,也说着同样的话来找她……”他看了看我的脸色,停住了。

我脸色苍白地看着他说:“继续说下去!”

“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回来了,在街上到处跟人说她就是小素,但没人相信她,反而都躲着她……”

“为什么呢?“我忍不住问。

“因为……因为小素失踪的时候是七十八岁,而她重新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店主额头也开始冒出了冷汗,我看得出他很恐惧。

后来店主说她在这里呆了三天后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我算了一下,那是两年半前,也就是她离开这里没多久就在那个南方的城市里遇见了我。

我心里很乱,说不清楚究竟是恐惧还是困惑或者还有其他什么因素,但我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没完,我必须得搞清楚才能回去,否则,就算回去,也只能过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我又掏出一笔钱来给店主,要他帮我找一间房子,我准备在这里呆几天,去看看小素住过的地方。

马不停蹄地奔波了一整天,又受了些惊吓,我也确实困了,顾不得房间的简陋和散发着异味的肮脏被褥,和衣躺下便沉沉睡去。

旧宅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吃过早饭,店主答应亲自带我去找小素住过的房子。深秋的早晨,小镇自有一番韵味,四处炊烟袅袅,此起彼伏的鸡叫声和不知谁家的狗叫声交织在一起,给这笼罩在朦朦胧胧薄雾中的小镇平添了几分魅力。

小素的房子孤零零地立在小镇东头,周围一百米内都是空地,没有第二户人家。这座房子是黄泥巴垒成的,房顶上的瓦片看起来还很新,可能是最近修缮过。

店主停下脚步说:“这里就是了!”

我也停下来看了看,对他说:“我们进去看看吧!”

店主瞪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烦地说:“跟你说那里现在是镇政府的仓库,怎么可能让你随便进去呢?要进去也得有镇长的批条才行!”

既然来到了这里,我当然不肯就这么回去了,就说:“那你先回去吧,我再看看!”

店主立刻就答应了,转身正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提醒道:“你可千万别进去啊,否则出了事,肯定是要连累到我的!”

我冲他点点头,转身往房子跟前走去。

这座房子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墙上尽是用新泥巴补过的痕迹。正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旁边还有个小偏房,看来是守仓库的人住的地方,不过这会儿门上也挂着一把锁,可能是去吃早饭了。

机会难得,想要进去看看的话,就只能趁现在了。我迅速围着房子转了一圈,见后面的窗户不是很牢固,便使劲用手推了推,窗户里面的木插似乎松了一下,我加大手上的力度,木插应声而断,窗户打开了。

幸好窗户不是很高,我勉强爬了进去。等眼睛适应了里面的光线,我发现这是个很破旧的房子,被分成了两间,外面显然是客厅,墙上有烟熏过的痕迹。

里间是卧室,墙角还立着以前用过的床板,这间屋子小一些,墙上还整齐地贴着些年画,只是因为年代太久远了,这些画早已发黄变卷。

我里里外外看了好几遍,没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这只是一间很普通的农房。我有些失望,颓废地靠在那些年画上,发卷的地方立刻断掉了,我无意间看了一眼,却发现原来卷起来的地方断掉后露出一些文字。我有些好奇,俯下身仔细看,只见上面用钢笔歪歪扭扭地写着:东,三步,墙根。这是什么意思呢?会不会是那里埋着什么东西?根据以往看探险电影或书籍的经验,我推断。

我想不管怎样,先试试再说,于是走到墙边,朝东走了三步,然后蹲下来敲敲墙砖,再看看地面,什么也没有,我用这种方法把屋子里几个朝东的墙根都走了一遍,最后在客厅的西边墙角下发现了问题,因为这边的墙砖我敲起来发出“空空”的声音,凭直觉,我认为那后面应该是空的。

这间仓库里什么都有,所以要找工具并不难,我翻出一把起子,把那块墙砖撬开,里面果然是一个狭小的空间,我拿出手机按亮朝里面照去,里面是一个黑色的木匣子,在手机蓝莹莹的光线照射下,发出诡异的光芒。

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小心翼翼地取出匣子,只见这匣子大约有我两个巴掌那么大,不是很沉,里面应该没装什么重的东西。匣子上雕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被一只锈迹斑斑的黄铜锁锁着。

我认为也许我要的答案就在这里,便把匣子装进背包里,然后又小心地把墙砖放回原处,这才爬出窗户。

回到店主家里,我匆匆给他打了个招呼,便一头钻进了房间里关上门,拿出匣子仔细研究起来。在正常的光线下,我才发现,匣子原来是暗红色的,上面雕刻的图案我不认识,但我觉得像是某种符号。我扯了扯铜锁,很结实,必须得用工具才能打开。

我用在仓库时随手装进口袋里的起子撬了撬锁,它很容易便被打开了,我迫不及待将盒子掀开,顿时一股腐败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我皱皱眉头往后退了几步。等味道差不多散尽了,我才凑到跟前往匣子里一瞧,只见里面是几条像是蜈蚣一样的虫子尸体,因为时间长了,尸体早就干枯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我失望极了,费尽周折只得到了这么个东西,但我还是将它装进包里带回了家。

谜底

回到家,我将盒子带去了很多地方做鉴定,除了知道它产自湘西地区,是个古董外,其他一无所获。

有一天我表弟来我家玩,无意中看见了我放在衣柜顶上的木匣子,当时就大吃一惊,拿下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骇然道:“这好像是个养蛊盒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我表弟是个收藏爱好者,喜欢收藏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老物件,虽然年纪轻轻,却在收藏界小有名气。

我见表弟似乎认识匣子,赶忙向他请教,谁知表弟打开匣子看看,皱皱眉头说:“我只知道这是个养蛊用的盒子,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蛊。”

抬头见我一脸失望的表情,他又若有所思地说:“不过我认识一个人,专门研究古代的巫术和咒语,也许他能解开你的谜团。”

既然知道有可能解开这个迷,我当然迫不及待了,立刻拉着他去找那位高人。

高人是一个名叫王沛的中年人,身材高大,精力旺盛,相当热情。王沛家里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看见他家里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个大博古架,上面放着石头、匕首、各种盒子、瓶子,甚至还有一个刻满类似甲骨文的人头骨。

表弟向他介绍了我,大家寒暄一番,我迫不及待拿出盒子给王沛看,他一见盒子,眼睛忽然一亮,伸手接过盒子仔细研究起来。

半晌,他放下盒子,严肃地看着我说:“这个盒子很奇怪,但我大概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我得先看看你的眼睛。”

虽然有点奇怪,但我还是让他掰开眼睑看了看,然后他微微点点头,严肃地说:“跟我想的一样!现在,把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他的黑框眼镜有些反光,我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我觉得应该告诉他真相。

表弟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而王沛则一言不发,只深深地吸着香烟,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一字一顿地说:“你中蛊了!”

他看看我和表弟一脸不解的样子,继续说:“你遇见的那个女人,也就是你的妻子,其实她应该是一个湘西养蛊人,她养的这种蛊在传说中叫做臆蛊,也就是你在木匣子中发现的那种虫子,她坐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吃饭的时候,就对你下了这种蛊,所以,后来你的意识只能听她的指挥,一直到你们俩顺利……结完婚。”王沛表情有点苦涩。

“而事实上,你们结婚只是你的臆想而已,包括你们两个在一起后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是你的臆想,你的肉身在过着机械般的单身生活,而你的意识却已经结婚生子了!我知道这确实有些不可思议,但它确实存在,你一直生活在她的蛊虫为你编织的虚幻世界里。”他看着我的脸,似乎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想要找个漏洞驳了他所说的一切,我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那个镇子的人说她消失时是七十八岁,为什么再次出现时变成了二十岁呢?”

王沛愣了一下,将手中烟头狠狠摁在烟灰缸里,说:“那个女人应该是偶然的机缘得到了这种蛊虫,据说这种蛊虫是要用人的鲜血来供养的,它们喝了谁的血,就会听谁的。”

他顿了一顿,又接着说:“而它们奉献给供养人的,不仅仅是听她的话,还有她的青春。”

我和表弟不禁面面相觑,想不到世间还有这么可怕的小虫子,我好奇地问道:“那个人会永远保持青春吗?”

“是!但她将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确切地说,不再是人了!”王沛叹口气沉重地说道。

原来我这两年多来一直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怪不得周围的人都不认识小素。我恍然大悟,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突然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身体里有蛊虫?它们还在我身体里吗?”

他没有看我,还是自顾自边抽着烟边说道:“中了这种蛊的人,有一个明显特征,那就是下眼睑里会有一个白色小点,中了几个蛊就会有几个点,你有两个点。蛊虫在她从你意识中离去的时候就带走了!你现在很健康,只是残留着从前的记忆而已。

“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揉揉眼睛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只是为了经历一下自己没有得到的爱情,或者,它真的很想有个家!”王沛黯然道。

我心里有些发毛,想着曾经有两条蜈蚣一样的虫子在我身体里呆过,胃里一阵翻腾。

表弟突然用一种怜悯的语调说:“王沛,告诉我,你是不是也遇见过她?”

王沛微微一愣,然后苦笑着掰开自己的下眼睑,我分明看见里面有一个白色的小点,似乎像一条虫子般在蠕动。

灵异小说

江·岸·凶

2022-5-22 5:02:34

其他风水知识

风水堂:命运是否能算的准?

2022-5-14 20:2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