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蛇

  文革时期,到处都是批斗,道观庙宇都遭到了大肆的破坏,很多道士没法生活,只能躲到荒凉的小村庄。燕子坞是个偏僻的小村庄,没有受到社会变化的影响,村后的小道观也没被破...

  文革时期,到处都是批斗,道观庙宇都遭到了大肆的破坏,很多道士没法生活,只能躲到荒凉的小村庄。燕子坞是个偏僻的小村庄,没有受到社会变化的影响,村后的小道观也没被破坏。

  村庄里住着几十户人家,大多都是勤劳朴实的村民。村东头住的李二因房子是把斜坡铲平建成的,与其它村民就离得远了些。李二虽住的斜坡,但因周围只有他一家,建的瓦房和院子比其它村民都要宽阔很多。

  这天李二到地里干活很卖力,不到半晌肚子就饿得打咕了。李二实在饿得不行就跑回家来准备吃点东西。推开院门,屋子的大门打开着,却没有看到自个媳妇。李二刚想到厨房先吃点东西再说,却听到房里似乎是媳妇的喘叫声,李二狐疑地推开门,看到媳妇满头大汗,衣衫凌乱。李二气不打一处来,把房子里外翻找了个遍,也没见到其它人,尽管李二十分窝火,却也没有发作。

  第二天一大早就给媳妇说去地里,走到半路后悄悄折了回来躲在院子旁边的草垛下,想给媳妇来个捉奸。一晌午都过去了,没有看到人来,肚子反而饿得咕咕叫了。李二只好无奈地从草垛处出来,准备到厨房吃点东西。

  走到屋门口,又听到了媳妇的浪叫声。李二气不打一处来,用脚踹开房门,媳妇依然满脸潮红。李二掀开被子,只看到半裸的媳妇儿,没见到有其它人。李二喊媳妇,媳妇儿媚眼如丝,毫不理会李二,老半天了才睁开双眼,惊恐地瞪着李二。看到媳妇惊恐的模样,气色也比昨天虚很多。李二隐隐感觉到媳妇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安顿了媳妇后,李二就急忙向后村的道观奔去。

  道观里现在就只剩一个姓陈的道士,平时到集市卖点草药看下风水。李二过来时,道士正在道观闭目打坐。李二急冲冲走到道士面前,急切地说陈师父救命。

  听完李二的诉说,陈道士就随李二过来。围着李二家转悠了一圈后,又在房梁上看到滑痕和一些鳞片,心中已经了然,不动身色的给李二咛嘱一番。

  听了陈道士的吩咐,把房梁和屋顶撒上一层厚厚的雄黄粉后,第二天装作继续去地里,然后叫上昨晚约定的几个壮年村民拿着家里的农具和半桶雄黄跟在陈道士后面。陈道士即刻安排村民把房舍的前后都撒满雄黄,只留后院出水口处。刚到晌午,陈道士看到院里的杂草有规律的向前拂动,忙命村民把出水口处也撒上厚厚的雄黄。

  不大一会就听到了李二媳妇的jiao喘,陈道士带着村民赶到李二媳妇房间,只看到房梁上冒出白烟,一条碗口粗的大蛇从房梁旁的通风口处窜去。瓦房的顶上就听到嗞嗞声,陈道士和村民纷纷跑出屋来。大蛇身上粘了不少雄黄在地上翻滚。皮肤有的地方直冒白烟。陈道士令众村民继续向大蛇撒雄黄。直到大蛇不动了才停手。

  李二看到瘫软在地的大蛇,怒气难压,拿出屋里的柴刀瞬间砍下了蛇的脑袋。在其它村民的帮助下把蛇剥皮分肉。李二从蛇的肚子掏出一些金银外,还掏出了一颗黑呼呼的圆珠。陈道士看到黑珠后,向李二求来,也顺带要了蛇皮。吩咐村民用雄黄粉和干树枝烧掉蛇的脑袋。

  拜别村民后,陈道士就收拾行李离开了村庄,此后村民再也没见过陈道士。

  【撞鬼】我被家人抛弃在乱葬岗,看见了死去的…

  【】我赚着活人钱,发的死人财

  

灵异小说

乡村鬼事之绣花鞋

2022-5-22 14:09:02

灵异小说

寻夫记

2022-5-21 18: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