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

  小王从小是个孤儿,在他七岁那年冬天,被师傅从街上捡回家。   小王的师傅家在湘西,是个赶尸人,半辈子孤苦伶仃,除了小王没一个家人。后来,师傅将这个手艺传给了小王...

  小王从小是个孤儿,在他七岁那年冬天,被师傅从街上捡回家。

  小王的师傅家在湘西,是个赶尸人,半辈子孤苦伶仃,除了小王没一个家人。后来,师傅将这个手艺传给了小王。师傅告诉他,他们这份生意,靠着死人赚钱,平日里要多做善事,不要赚不该赚的钱。

  小王在师傅面前发了誓,可回头,待他师傅百年归去以后,就联系了黑市,干起了倒卖器官的活,赚起了黑心钱。

  小王的邻居是小李,两人算是师出同门。时间久了,两人就一起搭伙,做赶尸的活。小王和小李那个蠢小子,每日翻山越岭,将客死异乡的人的尸体送回他们的家乡。

  每一笔生意到手,尸体都会被小王先掏空,瞒着小李,将完好的器官卖给黑市,再将尸体腹部塞满稻草,以免小李发现异样,找他分羹。这些年,小王借助这一手段也狠狠的赚了一笔。

  这日,他又到手一笔生意。

  小王面色严肃的承诺,一定会把尸体完好无缺的送回去,让对方千万放心。入了夜,小王将尸体搬到自己房里,拿了一把剪刀,像往常那样剪开了尸体的肚子,取肝脏,再将准备好的稻草塞进空荡荡的腹腔里。

  房间里黄色的灯光打在尸体身上,小王抬头擦把汗,冷不丁看见尸体睁着双眼,怨毒的看着他。小王吓了一大跳,但他做这一行已经很久了,什么怪事没碰上过。

  他嘴里说着难听的话:“你人都死了,还要这身体干什么,不如让老子卖了,还有点价值。”手一伸,将尸体的双眼闭上了。

  次日夜里,小王喊上小李准备上路了。

  说是赶尸,其实也不过是将尸体的两只臂膀绑在两根长杆上,尸体双臂张开,他和小李一人一头担起木杆一端,一前一后将尸体立起,远远看起来也像是尸体自己再走。

  按照规矩,小王作为“领尸匠”要走在前面,时不时的摇铃敲锣,好让这样沿途人家知道,他们在赶尸,有狗的人家就要把狗关起来。

  走了好一会,夜深了。小王和小李找了一处破庙暂住一夜,在没有赶尸客栈的地方,他们只能在没有人的废弃处落脚。小王放下尸体,将他扶在一旁,回头正要招呼小李过来吃点干粮,却看见小李一脸害怕,看着他放在身旁的尸体,“王哥……眼睛……”

  小王急忙回头,发现贴在尸体脸上的黄符掉了下来,而尸体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他,跟昨晚剖尸时发生的情况一样。

  可小王清楚的记得,自己昨晚已经把尸体的眼睛闭上了,而现在尸体的眼睛,居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睁开了。小王心中冷笑,手一伸,又将尸体的眼睛闭上了。

  小王安慰小李:“没事的,正常情况,死前有心愿未了的尸体,就会死不瞑目。”

  听他这么一说,小李才略微放松了神情。二人草草吃了干粮,睡了。

  后半夜,小王隐隐感觉小李起夜撒尿去了。不一会,小李就回了。可是却没有马上躺下,继续睡,反而站在他的跟前盯着他看了一会。

  小王不耐烦翻了个身,咕哝一声:“去睡”。就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小王想伸伸懒腰,却发现在自己被绑住了。小王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小王忙喊:“小李,小李!你小子在哪!!!”

  小李从外面进来,站在了门口,手里拿着一把剪刀,眼神阴毒的看着他。

  小王发现小李阴毒的眼神,和那具尸体的有点像,心里不禁有点发毛。

  小王忍不住喝道:“小李,你干什么?”

  小李呵呵冷笑,声音跟原先的却也不一样了,小李说道:“你毁我尸身,我也让你尝尝这滋味如何。”

  小王听他这么说,脸色惨白,但他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李从他的包袱里摸出剪子,冲着他的腹部,猛地一扎,小王疼的撕心裂肺。

  更可怕的是,小李挥动剪刀“卡擦卡擦”剪开他肚皮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待小王死透,小李抹掉喷在脸上的血,阴冷的看着小王空荡的腹部,“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王哥你就在这里陪着那尸体一起烂掉吧。”

  原来,小李这些年熟知小王私底下的勾当,眼红不已。这次见小李又赚了大钱,终于忍耐不住,借了尸体报仇这一个名头,干掉了小王,这样别人才怀疑不到他头上去。

  小李小心的收拾了小王的内脏,正打算回村找小王私藏的钱财,却发现靠在墙上的尸体居然睁大了眼睛,正看着他。

  小李吓的大喝一声,后退几步,举起带血的剪子。

  挣脱绳子,慢慢的站直了,僵硬的迈着步子,一点点朝他逼近,寿衣被血色液体染透,紧贴在空荡的胸腔上。

  尸体惨笑:“把内脏还给我……”

  小李举起剪子要扎,却被尸体僵硬冰冷的手臂打掉。小李转头要跑,身上一痛,他低头,只见自己的腹部被尸体的手,捅了个对穿。

  身体逐渐变的冰冷,意识消失时,小李听见身后传来声音,“我的内脏……”

灵异小说

乡间怪谈之冥胎

2022-5-23 9:30:14

其他风水知识

卧室灯具风水禁忌症,灯具风水

2022-5-12 6: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