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面具4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李牧和小王很早就来到了警署,把调查到有关鬼面旅游团的的种种向上级汇报后,便申请前往“断门村”调查此事的来龙去脉。   因为上级对这次的案件也比...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李牧和小王很早就来到了警署,把调查到有关鬼面旅游团的的种种向上级汇报后,便申请前往“断门村”调查此事的来龙去脉。

  因为上级对这次的案件也比较看重所以当场就批了下来,得到上级的准许后,当天下午李牧和小王就出发了,在出发前李牧曾查过宣传单上的地址,知道所谓的“断门村”是在西北的一个叫XXX市的旁边。

  汽车慢慢的句离开了城市,本来还是车水马龙般的景象被一座座的大山给取代了。

  夜幕慢慢降临,但李牧和小王却没有丝毫要停下来休息的打算,车子飞速的行驶在公路上。

  车内,小王正在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在他旁边的是正在沉思的李牧。

  “李警官,按这样的速度我们应该在凌晨三点左右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要不你先休息下吧,等会到了我再叫你”。

  “嗯,好的,那你开车小心点”。

  随着俩人的对话完毕,车内又安静了下来。

  车子继续行驶在公路上,小王还在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旁边的李牧已经进入了小息的转状态了,突然在路前方有横空般地出现在小王的车前,“吱吱吱……”急速的刹车声在这山间响了,起来,在小王旁边的李牧也在此时被惊醒了。

  “怎么了,小王”。

  “刚才在车子的前方我看到有有一个人站在那里,可是当我停车再看前方的时候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小王喘着大气说道。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李牧从旁边拍了拍了拍小王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也许吧”小王低声说道。

  “换我来开车吧”说完李牧就下车走向了驾驶座。

  当车向前方驶去后,在路边的草丛中传出了几声狰狞的笑声“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在经过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这次的目的地“断门村”。小王和李牧都松了一口气。

  “李警官,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怎么村子里的还灯火明亮的”小王看着前面的灯火通明的村子奇怪的问道。

  “我们去看看吧”,说完李牧便从车上下来往村子里面走。

  当他走进村子的时候发现在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挂着一个黑白相间的面具,这个面具和在李敏,王丽死亡现场遗留的面具是一样的。

  虽然说村子灯火通明,但李牧却发现每家每户都是没有人的,李牧和小王继续往前走,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面来传来“两位”。

  小王和李牧同时转过身往后看,他们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正慢慢的向他们走来。

  “老伯”我想问问这里是“断门村吗?”看着那老伯向自己走来,小王胆怯问道。

  “是的,这里是断门村”。

  “那为什么我在地图和网上都找不到这个地方呢?”

  “因为这个地方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不存在,那我们又怎么能在这里呢?”李牧追问道。

  “因为你已经死了,这里是是死人“生活”的地方。

  “死了?”没人不害怕死亡的,在李牧听到这话的时候身体也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老人家,你就别开玩笑了”李牧苦笑的说着。

  “把这个戴上你就可以看到一切了”老伯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两个面具递给李牧和小王。

  接过面具戴上的小王和李牧看到之前还是空荡荡的村子竟然站满了人,而且每个人都戴着黑白相间的面具。

  就在这个时候李牧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景象,他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医院的病房外,他看到他的母亲和一群医生在在医院的病房,只见医生正在抢救躺在病床上的“病人”。

  在经过十几分钟的抢救后,医生转过身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听到这话母亲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看过母亲这么伤心的样子,李牧赶快加快步伐来到母亲旁边。

  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喊他的母亲,都好像没看到那样,只是在那里哭,李牧把视线转移到躺在病床上的“病人”。

  他发现躺在病床上的人竟然是就是他自己,虽然他的面部被绷带包扎着,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他自己了,他看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的自己,这时李牧再也受不了了往外面跑,在医院的走廊上回忆像潮水般袭来。

  那是在二个月前14号那天,李牧接到上司吴天浪的电话叫他赶往大世界街去,在那里发生了一宗命案,当李牧赶到现场时,看到死的面部皮肤全部被剥光,死相极为残忍。

  在死者的旁边还有一个黑白相间一笑脸一哭脸的面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牧把那面具拿起来戴了一下,然后递给旁边的小王,小王也学李牧那样把面具戴了一下。

  第二天,李牧和小班王没有来上班。

  第三天,李牧和小班王没有来上班。

  第四天,李牧和小班王没有来上班。

  ……

  “听说他们病了”。

  “什么病啊,那么久都没来上班”。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们在医院里一动也不动,就像死了那样”。

  “不会吧?”。

  “警署了一群警察在讨论着。

  李牧死后的第二天在城外的”万灵园”举办了葬礼,在葬礼结束后李牧的墓碑上安静的摆放着一个黑白相间的面具,没人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也没人知道是谁把它放在那里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死掉了呢?“李牧像发疯似的把手上的面具扔到地上,大声的喊道,在旁边的小王和李牧的反应也差不多。

  “这就是事实,你不接受也没办法”老伯冷漠的说道便走了。

  在那老伯走后李牧和小王也试着想离开这里,但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这村子。

  后来李牧和小王才知道,原来他们在第一次接触李敏的案件时,他们就因为带那面具而死去了,那不是普通的面具,在断门村这里这种面具被称呼为“死亡的面具”。

  那是一种给死人带的面具,如果活人戴着这种面具后,那戴着这面具的人很快就会死掉的,在他死掉后他面部的皮肤会被那死亡面具给吞噬掉,所以王丽和李敏会死的那么惨就是这个原因。

  至于为什么“鬼面旅游团”会邀请李敏和王丽来“断门村”的缘故,李牧就不清楚了,但李牧知道后来不断有新的“人”来到断门村。

  后来有人在大世界看到一个戴着黑白相间面具的“人”,在卖和他戴着一样的面具,面具就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面具的外面是被很均匀的从中间划。开,左边的为黑色的笑脸,右边的为白色的哭脸,那一哭一笑的面具好像在诉说着什么,但仔细看,你会发现你会被它深深的吸引。

  也许某一天你在街边也会看到在买这种面具的“人”。

  (全篇完)

灵异小说

农村河里水鬼找替身的传说

2022-5-23 17:18:20

灵异小说

民间故事:钥匙

2022-5-15 0: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