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七给你过生日

  刘离天是村子里的一个无业青年,眼看着25了还没有娶妻。两年前,他卷着父母辛辛苦苦攒下的一万块钱跑了,两年后,他开着小轿车重新回到了村子,还带来了一个大着肚子的叫...

  刘离天是村子里的一个无业青年,眼看着25了还没有娶妻。两年前,他卷着父母辛辛苦苦攒下的一万块钱跑了,两年后,他开着小轿车重新回到了村子,还带来了一个大着肚子的叫金花的女人,一时间村里像炸开锅一样,饭后话题全部围绕着这个暴发户,三个月后,他的新房子终于建成,第二天,老婆也临产了,可爱的老婆为他生了个大胖儿子,大家都叫他明明。

  转眼几年过去了,儿子也长大了,刘离天自回来后,又像从前一样不务正业,可是奇怪的是,每天夜里,他家的门前总是有摩托车的熄火声,过了几个小时,天刚茫茫亮,摩托车又消失在了雾色中。

  有天早晨,村民刘三老早起来,看见刘离天家门前有血迹,疑惑的他偶尔跟老婆谈起这事,老婆生气的说,你管人家哩,人家现在有钱,每天吃只鸡有啥奇怪的,难不成你还以为人家死人了,你可真好笑哩。刘三也不再说什么!

  说起刘离天,在村里人看来,就是一个踩了狗屎的暴发户。在别人眼里,他每天都过得似神仙,可是随着儿子逐渐长大,他的心里也越来越愁。不知怎么的,儿子似乎总与其他小孩不同,整天神神乎乎的,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有的时候,他就拉着刘离天的手高兴的叫着,爸爸爸爸,你看她来了,爸爸爸爸,她不理我了,爸爸,她说她想回家呢!儿子的话,俩口子也不在意,还以为儿子患了病,带了他去看了几次医生,都说正常的很。直到一个夜晚,此时已是农历七月份初。

  七月初一,刘离天媳妇正在屋里准备晚饭,只见儿子蹦蹦跳跳的走进屋里,神秘的对金花说:妈妈,你知道小兰吗?马小兰。“你这傻孩子,你问这干嘛!妈妈哪里知道什么马小兰,快去洗洗手,准备吃晚饭了,顺便去叫你爸。”

  “可是她说她认识你们啊!不信,你看,她还让我把她带回来见你们呢!”说着,孩子从衣服的大兜里神秘的掏出了一块被肉粘连着的……骨头!

  “啊!你在哪里捡来这么一块骨头,快扔了,脏死了。”金花开始慌了。“她不脏,她是我的好朋友小兰,你看她多漂亮。”孩子边说边朝着这块骨头笑着。这时刘离天回来了,媳妇赶紧飞一般的跑到丈夫边上,颤颤抖抖地望着这个儿子,似乎她从来就不认识他。

  “你这是搞什么哩?”刘离天不耐烦的扯开她,

  “你看……儿……儿子手……手上……”

  “怎么了吗?”

  金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爸爸,你看,我带我的好朋友小兰来见你们了,她说她想回家,她知道你们知道她的家在哪!她还说她一个人害怕,要我去陪她。”

  “小兰,什么小兰,在哪里?”刘离天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马小兰,我的好朋友。”明明天真的笑着。

  “马……马小兰。”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熟悉。

  “那块骨头,你在哪里找到的?”刘离天气急败坏的指着儿子手上的骨头问。“我们家花园里,那里是小兰的房子,她一个人太孤单,总吵着让我去陪她,还嚷着要回家,”没有人察觉到,他儿子的嘴角稍微上扬了一个角度,那似乎是嘲讽,更像是满意。

  两个大人的内心此时已经崩溃了,马小兰,马小兰,这个名字,他们自然熟悉不过,就在前不久,他们亲自挖坑将这个倒霉的女娃埋在了自家的后院,同伴们把她送来时,浑身上下都是血,本来可以把她卖个好价钱,谁知在送往他们这里的过程中,摩托车发生了个车祸,大人没事,而装在麻袋里的小孩却由于不能抵挡冲击而死在了麻袋里,因此就将她埋在了刘离天家的后院。他们之所以会如此富裕,就全靠拐卖儿童从中获利,他家 ,自然是一个中转站。

  两口子被他们的孩子弄得又怒又气,竟然让这小屁孩发现了埋尸地点,他们赶紧将儿子手中骨头抢过来,打了他几屁股,来不及多想,就匆忙的赶到那个地点,将剩余的尸体挖出,并小心的将他火化了,这时儿子也赶过来了,哭着对大人说,“你们好坏,小兰生气了,她说她不和我玩了,呜呜,她的生日要到了,我舍不得她离开我,她好漂亮。”大人哪会理这小屁孩说的话,他们一致认为他们的儿子是无意间游戏时挖到这骨头的,至于小兰的名字,那天儿子刚好睡得很晚,所以他也听见了他们叫那个小女孩马小兰。

  一个星期眼看着就要过去了,明明自那晚上以后也没再胡闹。

  这天,天空下着朦胧细雨,媳妇正在为儿子织毛衣,儿子忽然走向母亲神秘地说“妈妈,小兰说今天是她生日,她希望我给她准备生日礼物。”

  “你这小屁孩,在瞎说什么?不要打扰妈妈,看,我给你织的毛衣,”举起一件快要完成的红色毛衣对着儿子说。

  “哼,我自己给小兰准备生日礼物。

  儿子闷闷不乐的出去了。

  又是晚饭时间,金花做好饭,开始叫唤自己的儿子和丈夫吃晚饭。

  不知怎么回事,今天她总觉得屋里出奇的安静,还压抑的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明明,离天,快来吃饭了,再不来,我可要一人吃了哟。”

  边喊着边朝着楼上儿子的房间走去,由于今天下着雨,尽管是农历七月,但是很早天就暗淡下来,今天又停电,走的太急,金花不小心摔了一跤,颠坐在地板上,“哎哟”,她痛苦的叫唤着,“你们俩不要闹了,快吃晚饭了,”由于一个人,金花的嗓音夹杂这惊慌,她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要是平常,儿子一闻到肉香就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怎么会总也喊不映呢?“妈妈~呜呜~妈妈……”明明的哭喊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明明,”,金花开始急了,顾不得疼痛,三步作两步的跑到了明明的房间,却看见儿子正面对着一堆白骨,诡异地朝着她笑了。“妈妈,我们一起陪小兰吧!今天是她的生日,她说她不生我的气了。”“明明,不要啊!明明”,金花疯了似的哭喊着,儿子正面对着她,将一块块骨头上的烂肉啃干净,并又摆回原来的位置,在他的床上,正整齐的摆放着一块块被火焰燃烧后发黑的骨头,有的上面还残留着烧焦的组织。

  “妈妈,你看 ,我要送给小兰生日礼物了。”明明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水果刀,“小兰因为你们把她的肉烧坏了,气了好多天,我哄了好久她才理我,现在,我要将我的肉分给她。”水果刀已经划开了明明的手臂,红色的血直往下流,屋子里开始响起银铃般的笑声,“嘻嘻嘻,嘻嘻嘻”,“不要,明明”,金花歇息底里的哭喊着,“明……明……”,

  绝望的惊恐声夹杂着明明痛苦而又诡异的哭喊声,在屋子里回荡着,不知什么时候,刘离天已经回来了,凭着直觉,他飞快的赶到了儿子的房间里,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让他惊呆了,地板上铺满了黑红色的血地板,明明床上躺着一副骨架,骨架上铺满了肉块,滑嫩洁白的皮肤此时已被鲜血染得猩红,而床边坐落着另一副骨架,除了头部,全身的肉已被削的不剩,关节处还残留着一些韧带。骨架的头上,是一张儿童日历,上面清楚记载着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

  当他与那双眼睛对视时,一股凉意顺着脊背而下,他分明看见,那双诡异的眼睛直盯着他,而嘴角露出了一抹天真而邪恶的微笑,“嘻嘻嘻,嘻嘻嘻”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

  

灵异小说

我家乡的河

2022-5-24 8:06:53

灵异小说

山洞中的裸女

2022-5-19 15: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