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火锅

  火锅店,二楼包厢,高建和周顺利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真的要吃吗?”周顺利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他感到包厢里一阵寒冷,他想到了那个传说。   “我...

  火锅店,二楼包厢,高建和周顺利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真的要吃吗?”周顺利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他感到包厢里一阵寒冷,他想到了那个传说。

  “我们还能退出吗?”高健反问了一句。两人都不说话了,等着传说中的那个时刻的到来。

  传说,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当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火锅的时候,会发生一种特别的机遇,两个人火锅里的菜会全部都变成钱,两个人这时候要拼命的吃下那些钱,当12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吃下的钱多的人,会在今后的生活中,获得千倍于吃下的金额的财运,而另一个人,会留下一部分东西,或是眼睛,或是一只手,或是别的什么东西,那部分东西会变成火锅中的菜,肉香四溢。

  两个人中,一个人会获得财运,一个人会残疾。这个游戏无法结束,一旦开始,就要完成下去。

  “你说,我们要不要加点酱料啊?”周顺利似乎为了缓和气氛,想开个玩笑,可惜高健似乎一点也没有兴趣,周顺利干巴巴地笑了笑,缓解尴尬。

  “你自己去吃酱料吧,我要留出肚子吃下更多的钱。”高健冷冷地说了句,“不知道你的肉炖火锅香不香。”

  两人面对面坐着,桌上 放着碗,筷子,每人一个漏勺。火锅的火被他们特意调小了,温温润润,像一泊平静的无底洞,谁也不知道底下到底是什么。

  “呱呱。”一声怪异的蛙叫从火锅中发出,火锅忽地沸腾了,红白色的汤忽地变成了绿色,怪异地冒出泡泡。

  周顺利和高健什么也没有说,迅速地拿出漏勺,一人从火锅里舀出一大勺钱,开始吃起来。

  “哇……”高健一口吃下了半勺的钱,可是因为味道太怪,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大半,沾满口水的钱黏糊糊地粘在一起,看起来怪异又恶心。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又一口开始往肚子里吞,面容狰狞可最终还是咽下去了。接着,高健又吞下剩下的半勺,手上不停又从火锅里舀出一勺……

  “我一定要带上钱回去!”周顺利在心中暗暗地发誓,他大学毕业论文没及格,他需要一大笔钱去贿赂老师。他想着自己的毕业,想着父亲和母亲对自己的期望,又艰难地吞下一口。

  “呱。”忽地火锅中又传来一声蛙叫,火锅内的汤颜色由绿转红,不再沸腾可是却诡异地冒出一股白色的烟雾。烟雾没有消散,却在火锅的上空集结不散,呈现一面镜子的形状。

  周顺利透过镜子,看见对面的高健正在加紧吃钱,顿时一急,直接伸出手,不顾烫伤,从火锅里抓住一大把钱,直接塞进口中用力咀嚼吞咽,他害怕自己没有拿到钱反而成了残疾人,一边又在心里骂着高建“死贱人,要不你拉着我去玩什么游戏,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最好让你少只手,看你以后怎么玩!”高建和周顺利是大学室友,入校不久高建就拉着周顺利去玩游戏,一玩就是四年,时光飞驶整个大学什么都没有学到。一方面周顺很后悔自己的放肆,心中暗暗恨着高建,一方面却又挡不住游戏的诱惑,高建一叫还是会什么都不顾去玩游戏。

  周顺利算算时间,忽地一笑,大概那个时间快到了吧。想着,就透过烟雾玻璃,看见对面的高建忽地脸色煞白,脸上汗珠不断。周顺利为了能稳稳地赢了这场游戏,获得大财运,偷偷地在高建的勺子里涂上了大量的泻药,这样等泻药发作,高建无论如何也得花时间去解决下个人问题,那么自己就赢定了,就算高建能够忍住,那么也会分心,增加了自己的胜率。

  一股臭味传来,顿时周顺利呕吐的感觉更加加重了,“妈的,那个死贱人不会就地方便了吧?”周顺利越想越恶习,抬头一看,果然高建的面色好了很多,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周顺利,又埋下头吃起来。

  忽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肚中传来,周顺利汗如雨下不断颤抖。“难道?”周顺利略一思索,开始怀疑高建也给自己下的泻药,“这死贱人…….”周顺利像骂却骂不出来了,他感到肚子一阵一阵地绞痛,连手到感觉不是自己的了。这似乎不是泻药,周顺利忽地心中一寒,同窗这么久,难道高建会狠心杀了自己?这不无可能,毕竟游戏里高建也经常拿自己挡枪,虽说团队游戏应该以团队为重……

  周顺利想着,可是却渐渐地感到体力不支了,眼前也一片迷茫,昏昏沉沉地,他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睡过去不要倒下,可是意识却渐渐模糊……

  “呵呵。”高建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看着对面的周顺利缓缓地倒下,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没有放慢自己吃钱的节奏,毕竟现在吃下去的,可都会成为以后的财运的,谁会嫌自己钱多呢?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高建的手机响起来,他设置了十二点的闹钟提醒。“啊,竟然十二点了,我觉得我还可以吃下啊。”高建停了下来,心里后悔着自己没有吃下更多的财运,看着死去的周顺利,他忽然有一种游戏中杀了他的快感。

  是的,高建一开始就讨厌周顺利,想着怎么欺负他,也是故意让他染上网瘾好供自己差遣。“一个人只爱自己。”高建对倒在地上的周顺利说,摇摇头,准备出门。

  “别走,留下你的手。”背后,忽然传来一种毛骨悚然的声音。

  高建猛地转过身,发现后面站着一个面孔苍白的服务生,“你吃的钱少了,现在我们想要你的手来涮火锅。”

  “可是……可是周顺利吃的更少啊,他吃到一半就倒下了。”高建吞吞口水,争辩到。

  “可是他倒下后又继续吃了啊。”服务生一笑,高建看到桌边坐着周顺利,他嘴角留着血,面色苍白。周顺利看见高建在看自己,咧开嘴笑了起来,一条纸币的碎片还挂在嘴上。

  “谁说死了就不能继续游戏了啊,这可是一场不能退出的游戏呢。”

灵异小说

泥孩子

2022-5-26 3:31:55

其他风水知识

慈世堂:家居大门朝向风水禁忌有哪些?

2022-5-19 4: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