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晚上最吓人的恐怖鬼故事

1、 不说听说的,就说经历过的吧!大约在七八岁的时候。我家在,三间土砖房,院子是那种稀稀拉拉的篱笆,门也是柳...

1、

不说听说的,就说经历过的吧!大约在七八岁的时候。我家在,三间土砖房,院子是那种稀稀拉拉的篱笆,门也是柳条编的,防君子不防小人那种。因为妹妹生病住院,妈妈需要去陪护。而爸爸要去值班上夜班,所以晚上就我一人在家。

晚上吃过饭爸爸就去上班走了。我就用碗口粗的木棒把外屋的门顶死,而且确认了好几遍,确认顶结实了才放心的回里屋上炕睡觉。很快外面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那时的农村虽然有电灯,但是总是停电,家家一般都用蜡烛。没有月亮的夜晚,天一黑整个村子就像笼罩在漆黑浓雾里,只有偶尔的犬吠声。

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前几天村里放电影画皮的景象。越想越害怕,干脆蒙起被子睡觉。大约半夜,突然被桄榔桄榔的脸盆声吵醒了。吓得我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无,侧耳仔细倾听。感觉是外屋洗脸用的搪瓷盆从盆架上掉了下来,落在砖地上一直转圈倾倒的刺耳声音。桄榔桄榔。。。。。。最后脸盆声音发闷倒扣在地上,不在有声响了,只有屋外呼呼的北风声。吓得我躲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不知何时睡着了,醒来阳光穿透了窗户,晒在被上有了一丝暖意。我战战兢兢的站在炕上向外屋张望。咦!脸盆完好的放在盆架上根本没掉下来。一切如常,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确定自己那晚不是做梦的。即使是过了几十年的现在,我依然清楚记得那声响,绝不是老鼠在盆里跑,就是搪瓷脸盆掉地上转圈,最后扣在地上的声音。这件事也许和许多自然之谜一样,最终也不会有合理的解释吧!

2、

女生里,小雪、小雨、小晴三个人半夜睡不着,围在一起提议玩故事接龙游戏。

“从我开始吧。”小雪说,“有三个学生住在宿舍顶楼,半夜里他们被楼顶的响声吵得睡不着,于是她们决定剪刀石头布,输掉的人上去看看情况。”

第二个轮到小雨。“最后小红输了,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了,上去以后,她看见晒在顶楼的衣服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其中一件连衣裙下突然伸出两只脚,轻盈地随风飘着。”

小晴想了想,接着说:“楼下的两个人等啊等,等了好久,小红再也没有下来过……”还没等小晴说完,突然顶楼传来“咚咚”的响声。三人吓了一惊,竖起耳朵等着,响声又来了,持续不停。

深夜正值宿舍断电时期,三个姑娘没法开灯。小晴为了显示自己胆大,笑了一声,自告奋勇要上去看个究竟。其他两个姐妹纷纷阻止,小晴不以为然,果真上去了。

过了一会,响声停止了,可是,小雪和小雨等了好久也没见小晴下来。

小雪害怕了,说:“该不会真那么邪吧?小雨,怎么办?”

黑暗中传来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声音:“你真认为我是小雨吗?”

3、

我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鬼架人的事,又时候越听越害怕,有时也很入迷,就是有时,晚上,当你熟睡,正香时,有人敲门,并喊你,快点哟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当你答应时,过来不知两个什么东西,就一边一个,架着哦走了,而且还是毫无声息,穿门,穿墙而走,在空中飞舞感觉好像,一漂一漂的,过几天,后又把你给送回家了,感觉自己在做梦似的

4、

小学时候同宗的一个瞎眼姑奶会请鬼上身。由于她是远嫁,每次回娘家都义务帮乡亲们看,每回都是在我家。小时候又害怕又好奇,每每都是早早的占好位置静静的听,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乡亲找的她爸爸,她爸爸说别的都好就是觉得冷,她说不是给你拿了件大衣吗?带毛的穿上很暖。(那是个大户人家,七个儿子。20多年前那种大衣价格不便宜)他说都是虫不敢穿,听完后我脑补了下画面,瞬间感觉浑身都不得劲了。那之后每回姑奶来我都不敢再听了。

5、

小时候怕的东西很多,魑魅魍魉躲在床下,妖魔伏在窗边,还有不知道名字的怪物总喜欢把月下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或者是不知名的怪鸟常在藤影处阴侧侧的叫,山间坝头都是嘶鸣,灯前月下皆是怪语。

后来,上了学,所谓旧时代封建迷信都不可信,科教书上说自建国以后动物都不许成精。

再后来,我们从学校流水线出来,分门别类,加工成各种罐头,公务员,白领,程序猿。

再然后,已经习惯了用科学方法来解释问题的我们,遇到了爱,遇到了诗。可是完全无法理解,就像当初老师告诉我们没有山精鬼怪一样,顶多看到的只会是因恐惧而产生的幻觉。鬼怪是幻觉么,爱也是幻觉么,所有与所谓的正确背道而驰的都是堕落的幻觉么。

梦醒了,汗津津坐起来,“又做噩梦了,肯定又是窗台下的鬼怪在窃窃私语了”

你们丢失了梦,为何又要来扰乱我的?

6、

你喜欢吃鸡爪子吗听我讲了这个故事后,你要还敢吃,我就服了你了

阿方是一个大排挡的老板,以前他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自从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点后,他的生意一下子就红火起来了.个性是酱鸡爪,但他每一天都唑是限量供应十份,谁来了也没的多.这可苦了我这个食客了,有时候去晚了,就没了,那一天我是睡都睡不着,就为了那一碗鸡爪,这但是说出去都没有意思.而且他有一个怪毛病,他的厨房周围都是用黑布罩着的.没有人明白他是怎样做的菜的,最奇怪的是,我从来也没有看见他向谁购过鸡爪,他也没有鸡.那他的原料是怎样来的呢

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悄悄地躲在了他的屋顶上,掀开了屋瓦的一角,心想学到了我就自己做.我从细缝看到,那真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看到了只手.那是人手.还连在人的身上的手,但是已经不全了,那个人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脸在扭曲,但是叫不出来,他全身只是皮包骨头,但是手却是肉肉的,那只手是被钉在墙上的,灰黄色的,掺着一丝血丝,还在抖动着,这时外面有人叫一份鸡爪,只见阿方熟练地从那个手上斩下了一块,他飞快地剁着,然后下锅,加料…..很快,一盘鸡爪就香喷喷的出锅了,阿方将它端了出去.这时,我发现他冲我这个方向笑了一下,”咚!”我吓得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阿方的厨房….

7、

夜已经很深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司机没有目的的开着,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在向他招手,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而且,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人不想想起的东西,那就是鬼!!!

可最后司机还是决定要拉她了,那人上了车,用凄惨而沙哑的声音说:“请到火葬厂。”司机激灵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她真是……他不能再往下想,也不敢再往下想了。他很后悔,但现在只有尽快地把她送到。

那女人面目清秀,一脸惨白,一路无话,让人毛骨悚然。司机真无法继续开下去,距离她要去的地方很近的时候,他找了个借口,结结巴巴地说:“小姐,真不好意思,前面不好调头,你自己走过去吧,已经很近了。”那女人点点头,问:“那多少钱?”司机赶紧说:“算了,算了,你一个女人,这么晚,来这里也不容易,算了!”“那怎么好意思。”“就这样吧!”司机坚持着。

那女人拗不过,“那,谢谢了!”说完,打开了车门……

司机转过身要发动车,可是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于是回过了头……那女人怎么那么快就没了?他看了看后坐,没有!车的前边、左边、右边、后面都没有!难道她就这样消失了?

司机的好奇心那他就想弄个明白,他下了车,来到了没有关上的车门旁,“那个女人难道就这么快的走掉了,还是她就是……”他要崩溃了,刚要离开这里,一只血淋淋的手拍了他的肩膀,他回过头,那女人满脸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开口说话了。

“师傅!请你下次停车的时候不要停在沟的旁边……”

8、

故事发生在日本,一位老太太搬到一间传统日式的平房,老太太十分节俭,因此对一切生活上的花费,必明察秋毫.

在这间新房中,让老太太感到不对劲的是电表的指数,老太太自认为用电很节省,可总觉得电费比想像中的高出一些.有一天,老太太决定关掉家中所有的电源,在儿子家暂住一个星期,以检查电表有何变化。

一个星期以后,老太太返家后发现电表指数仍有增加之势,于是老太太展开一连串的线路检查活动。

老太太很细心的检查家中所的电路,却一无所获,失望之下,老太太却意外地发现电话机座旁边有一条陌生的电线。

老太太赶忙将电话桌搬开,赫然发现该条电线是通向地底的!见到这种情景,再加上老太太的个性。于是她找了挖土的工人来将地面挖开探究电线究竟通到何处。

工作使命地挖呀挖呀,大约挖了一公尺深的时候,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再继续挖下去。才发现埋在地底下的居然是一个冰箱。

工人们打开冰箱一看,赫然发现一具女尸,其脖子上有一道轻紫色的勒痕,舌头吐出,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朝向左上方,仿佛在乞求冰箱的门早日打开。尽管是在冰箱中,但是由于冷度不够,已经开始肿胀发臭,冰箱中漾着令人作呕的尸水。

之后在查案中才发现,这间房间原先住了一对医师夫妇,但是当老太太接手此房子时,医师的太太已经不见了。

我一向纳闷的是,该位医生为什么要采用那么诡异的方法来掩藏尸体呢?

9、

小时候还在农村时,吃完晚饭大人总喜欢串门聊天,有时候也会讲些十里八乡发生的怪事,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话说周边村的一位开拖拉机的大叔,某天晚上很晚了还在开着拖拉机赶路回家,在一个岔路口看到有几个人向他招手,停车一看是三男二女,说想让这位大叔载着这5人到附近某某村,大叔一听路不远就在隔壁,况且人家也给钱,就二话不说载着5人开着拖拉机去了,到目的地后差不多半夜了,收了钱就赶回家睡觉了。第二天起床一看,惊呆了,昨晚收的钱变成了一张冥币,然后就听老婆说,隔壁村谁谁家的母猪昨晚半夜产了5只崽,三只公的二只母的!

听得那时还上小学的我倒吸一口凉气。

10、

说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

那时候我们读初中,睡的是大通铺。因为学校新住宿楼还没有建好,把我们初二安排在一个旧住宿平房里,把原来我们住的地方安排给初入学的初一新生。一个周五晚上,因为第二天可以回家,我们下自习回来,按照往常都是偷偷聊天。那天听着A同学在那边讲她去外婆家摸鱼的事情,我们还起哄说等放假跟她一起去呢。听着听着,我发觉有只手老是碰到我,动来动去。我们睡的是大通铺,B同学就睡在我旁边,我以为她在挠痒什么的,弄到我了,可是我发觉过了一会儿,那只手还在碰到我。后面我就对B说,你在干嘛呀,你的手老是碰到我呢?B很惊讶的说,我没有动你呀,我的手在这里没有动呀。我以为是B不好意思,而且我们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手在碰到我,所以就不了了之了。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发现那只手又在摸我,我就对B说,那现在是你的手碰到我吗?B说,我的手没有碰到你呀,我就有点奇怪,想着我身边就只有她,不是她碰到我,还会有谁。还觉得B怎么那么奇怪,碰到就碰到了,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呢。我就想既然B不承认,那就抓住她的手,看她还不承认。就在那只手还在动的时候,我用力抓住那只手,然后对B说,还说不是你在动我,那这是谁的手呀。B说,我的手在这里呀。当我看见B举着两只手在我面前,但我手里抓着另一只手时,我炸毛了,心里恐惧极了,瞬间感觉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我也不知道我手里那只手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我敢确定,我当时身边除了B外,根本没有其他人在我旁边,就是伸手可以碰到对方的距离。后面问了住宿的其他人,都说没有碰我,B说,你是不是做梦呀,当时你旁边没有人呀,怎么会抓到手呢。我就是距离你最近的人了。我确定B说的是真的,因为我当时抓着那手的时候,我是看见B的两只手就在我面前的。那个晚上我都没敢睡觉,第二天就生病了。回家后我就告诉老妈了,老妈就说估计我要生病了,感觉错了,叫我不要胡思乱想。只是在我回学校的时候,老妈给我一个桃核做的锁头和桃木做的一把剑,叫我带在手上。

灵异小说

二肥

2022-5-26 19:20:38

灵异小说

中国怪事

2022-5-17 14: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