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世界

一、古井里爬出的孩子 趁着中午放学的时间,齐豫给同学回文昌写了一封信。由于灵山县的万(mo)村十分偏僻,只能...

一、古井里爬出的孩子

趁着中午放学的时间,齐豫给同学回文昌写了一封信。由于灵山县的万(mo)村十分偏僻,只能用这种最古老的方式与外界联络了。齐豫在信的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去处,希望你和贺华和史兴进一同前来履危探幽,我们可能要揭开一个令世人震惊的谜团……

回文昌、贺华、史兴进是齐豫的大学同学,他们都是探险爱好者,尤其是齐豫,在大学期间就趁假期游历了许多的名山大川。回文昌的家在,家里经济条件有限。在大学期间,他沾了齐豫不少的光,齐豫曾亲自掏腰包带着他去了一次西藏的墨脱。

大学毕业以后,齐豫鬼使神差来到了这个灵山县的万村支教,当时谁也不知道他这个举动的真正意义,他只跟回文昌透露了一些。据史料记载,灵山县有一个神秘的去处,至今还没有人能够真正寻觅到它的入口。在来这里之前,齐豫曾经看过灵山县志,县志上记载:“灵山万(mo)地有异境焉,险僻幽晦,珍草奇卉俯拾皆是,有灵兽扼之,常人难觅。初、谢公(谢灵运)意欲寻之,终不可得。后人有探之者,皆有去无回也。”简短的几句话,让齐豫热血沸腾,他下决心,一定不虚此行。

齐豫来到了这个叫做万村的地方,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村子里万姓的人家居多,其实应该是复姓万俟(moqi)。远古时期,这里便是一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他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狩猎生活。时至今日这里依然很少有外来人涉足的。

齐豫写完信,走出简陋的办公室,喊一个叫做万侯树的孩子吃饭。破旧的万村小学就在村子的边上,依山而造,过去这里曾经是万俟氏家族的祠堂。院子里有几棵参天的古柏,浓荫几乎遮蔽了整个的校园。

他转过一个房角,见到了那个叫做万俟树的孩子,那孩子正在一棵树下狠劲儿撕咬着一块树皮。见到齐豫的出现,他马上躲藏到了树的后面。

齐豫喊道:“万俟树,你又吃树皮了!快跟我回去吃饭。”

万俟树从树的后面磨磨蹭蹭地露出脸来,嘴里还在大嚼特嚼着一块老树皮,看样子吃得十分香甜。

这孩子十一二岁的样子,模样却长得十分的怪异: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头发却是红色的,绿眼睛绿得晶莹发亮,红头发从远处看就像一朵蓬开的马樱花。

齐豫上前去拉住了万俟树的手,这孩子不情愿地跟着他,好像还没吃够那截披他撕扯下来的树皮。

齐豫耐心地开导说:“万俟树,那树皮没营养,会造成营养不良的,再说你的胃口也吃不消,会得胃病的!”

万俟树对齐豫的话不置可否。

这个叫做万俟树的孩子,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收养他的是万村一个叫万俟山的老光棍,现在生活自理已经成了问题,所以齐豫经常留下他来一起用饭。

万俟树是万俟山在村口一个古井里发现的。发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六七岁的样子了。这个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里来的孩子,除了会哭以外,几乎不会说话。他不但模样怪异,就是平时的饮食也跟其他孩子迥异,尤其是喜欢吃一些粗糙的食物,比如树皮、树根之类的东西,他的课桌和凳子的边角上都是他牙齿留下的痕迹。据他的养父万俟山说,刚一发现这孩子的时候,他的浑身都是绿色的,就像一个绿猴。

自从齐豫接手这个班级以来,他感觉到万俟树并不是一个智障儿童。他在齐豫的班里上课,除了很少写作业之外,一些常人的见识他很容易学会。除此之外就是孤僻了,他孤僻的原因无非就是他的与众不同的相貌和异食癖给他带来的。关于万俟树的异食癖,齐豫多次纠正过,但都无济于事,似乎是他天生带来的。对这个令人费解的孩子,齐豫充满好奇,尤其是他谜一样的身世。一个从古井里爬出来的孩子,并且还长着这样的相貌,不得不让他和县志记载的另外一个神秘世界联系起来。

这孩子一定来自另外的一个空间,那么,那口古井是不是就是那个空间的出口呢?

万俟树趁齐豫不留神,把一碗饭偷偷倒在了地上。

“万俟树,你怎能这样呢?”齐豫生气了。

万俟树看见齐豫生气的样子,绿色的眼睛里流出了委屈的泪水。

“米饭不好吃吗?”齐豫问道。

万俟树点了点头。

齐豫顺手拿来了万俟树上次吃剩下的一截树根递给了他。他迅速拿了过去,感激地看了齐豫一眼,像熊猫吃竹子一样,贪婪地撕咬起来。看到万侯树贪婪的吃相,齐豫叹了一口气。多日来对这孩子的教化不得不宣告失败了。

二、神秘的古井

齐豫曾经多次去万俟山家中了解关于万俟树身世的情况。万俟山虽然上了一些年岁,还得过脑栓塞,但他的记忆却是出奇的好。他说当时已经接近黄昏,他从山上追赶一只野羊回来,经过那口古井的时候,听见里面发出一种类似孩子的哭声。他是万村有名的万大胆,狼豺虎豹他都见识过,就想到井里看个究竟。

这是一口长年干涸的井,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遗留下来的,至今已经废弃了。他抓住一根藤蔓,下井后,马上就看见了这个古怪的孩子,然后把他抱了上来。他想自己光棍一条,没有孩子,即使是一个怪物也算有一个做伴的了,于是就养他至今……

虽然万俟山腿脚不灵便,但那天还是一瘸一拐地带着齐豫来到了这口古井旁。由于多年无人涉足此地,古井上面被乱七八糟的藤蔓封闭着。齐豫撩开藤蔓茂密的叶片,马上就看到了这个幽深的井口。借着中午的阳光,他细细地打量着。井口呈不规则的椭圆形,井壁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般光滑。他又仔细端详着井口与万村的位置,这井虽然在万村的村口,但它的位置并不合理。古人都很讲究堪舆学的,这井设在这个位置上,正好与风水学相悖。再说这井根本就没有水,古人掏这样的井不是为了饮水之用,那么就是为了躲避祸乱的了。然而躲避祸乱的可能性又不大,这里山深林密,只要往山上一跑,就是神人也很难找到,为何要躲避到这口井里呢?由此可以推断,这口井并非人为而成,是自然界造物的结果。

齐豫问万俟山老人:“这井,从前是不是还出现过其他的异象?”

万俟山老人想了想,道:“听老人们说过,这井口曾经冒出过怪物的头,不过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十年前,村里的一对青年男女殉情跳进这井里,至今下落不明。”

齐豫听到老人一说,马上就想到了那个万俟树,假如那对青年男女还活着的话,这个孩子是不是他们所生呢?

双休日,齐豫做好了探古井的一切准备。他攀着井边树上的藤子,慢慢下到了井里。果然如他想象的那般,井底出现了一条崎岖的隧道。他把预先准备好的矿灯戴在头上,朝着隧道的深处摸索下去。光柱照射下,两边的石块崚嶒而突兀,上面布满了绿衣,一股股潮腥的气息扑面而来,隧道顶端不时地往下滴沥着水滴。看不见一个活物,在这样幽暗的地方,能够存活下来的也只有一些微生物了。

他继续朝前走着,洞壁越来越狭窄,只能容纳一个人侧身而过,岩石的棱角刀样划破了他的衣服。大约走了将近二百米的样子,突然出现了一个可以容纳十余人的暗室,暗室四壁不规则的岩石如刀如锥。他仰脸朝上望去,顶端有两根龙样的钟乳石交错盘结在一起,一黄一绿,那条黄色的“龙”还有两根长长的触须,简直跟真的一样栩栩如生。齐豫看呆了。

待他转过身来,在一层岩障的背后,又发现了一个侧洞,洞口十分窄小,神秘莫测,预示着它通向一个更为神秘的未知世界……

齐豫刚从井口爬上来,就看见在葛藤的后面正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在一眨不眨地窥视着他。

“万俟树,你给我出来!”

万俟树一声不响地来到齐豫的面前,犯错一样低着头。

齐豫摸了一下他的红头发,开玩笑地说:“我在探寻你的出生地。”

万俟树的眼睛突然一亮,然后又暗淡了下来。这个孤独的孩子在齐豫来之前,经常受到其他孩子的奚落和耍笑。齐豫的到来,马上得到了他的信任,他几乎和卉豫形影不离,把齐豫当成了他的保护神。齐豫想:他到底是不是那一对恋人所生的呢?是不是还对这口古井有着一种亲情样的依恋?

三、别有洞天

二十天马上过去了。这天齐豫正在上课,突然看见回文昌他们一行三人风尘仆仆来到了,他高兴地迎了上去。贺华还跟从前一样,小鸟一样叽叽喳喳闹个不停,她现在省城的一所中学教音乐。史兴进还是那样的“娃戏”、好动,他想在政界一展身手。惟独回文昌好像心事重重,似乎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锁在眉梢。

几个人打闹了一阵,贺华悄悄告诉齐豫说:“回文昌的父亲可能快要不行了,他家里很穷,为了给他父亲治病,把家中的房子都卖掉了。他这次来,就是怕看见父亲临终的样子。”

齐豫说:“那,我们就帮助帮助他吧。”

贺华说:“咱们刚刚毕业,对他的帮助也是杯水车薪呀。”

史兴进走过来说:“齐豫,快说说咱们这次的行动吧!”

齐豫说:“我先向你们介绍一个小朋友。”

说着,他把拿着树根大嚼的万俟树叫了过来。贺华一看万俟树的样子,“哇”地叫出声来。

齐豫说:“我就从这个孩子谜一样的身世说起吧……”

贺华、史兴进和回文昌就像听一部传奇小说一样,听完了齐豫的介绍,之后,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个神秘的地下隧道,似乎在向他们招手呢!

趁几个新来者休整的机会,齐豫把该准备好的一切都准备停当,第二天,他们就开始探访那口神秘的古井了。

他们一行四人顺利地到达了齐豫上次来到的“双龙洞”,在矿灯的照射下,洞顶的双龙晶莹剔透,异常美丽。回文昌和史兴进唏嘘赞叹这大自然的杰作,贺华则不停地揿动着相机的快门儿。史兴进说:“这是一笔很可观的旅游开发资源,这一发现将会促进本地旅游业的发展。”

齐豫说:“哥们儿,先不要高兴得过早,更精彩的还在后面等着咱们呢!大家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说不定我们还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齐豫的话,给几个人内心渲染了一种凝重的色彩。是呀,所谓探险,就是人类用生命的极限挑战自然。

简短地休息了一会儿,大家交流了一下下一步的行动,然后他们就从那个狭窄的通道钻了进去。由于背着挎包,不得不把它摘下来才能勉强通过。贺华的头一不小心“咚!”地撞在了岩石上,痛得她几乎流下泪来。

在低矮的隧道爬行了将近几十米的样子,又进入另一个较大的洞穴,大家站立起来尽情地舒展了一下身体。齐豫说:“看来这是一个洞洞相连的极复杂的地质结构层,以后的路程会更艰辛,甚至还会有迷路的可能,希望大家一定要记牢来时的路线。”然后,他在一块岩石上用红笔做了一个记号。

接下来,隧洞急剧向下倾斜,角度几乎达到了六十度,光滑的石道让人站立不稳,只能双手扒住突出来的岩石,才能一步步往下走。大约走了二十米,脚下开始变得平缓起来,此时,地下河流水的声音清晰地在人们的耳旁响起,洞内的空间霎时变得宽敞无比。

在矿灯强烈的光线下,齐豫发现这里出现了几道暗河。无数的石钟乳、石笋、石花、石幔在光线下依次出现,形态万千,色彩斑斓纷呈,有的如鳄鱼戏水,有的如飞象过河,有的如饿狮擒食,石幔上的磷光酷似夜空中闪烁的星斗,人们好像走进了一个珠光宝气的世界。

“哇──”贺华第一个惊呼起来,“我们发达啦──”

几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

齐豫提醒道:“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所谓异象必有异物!我们一定要默默潜行,以免惊扰蛰伏着的异物。我们在明处,它在暗处,假如攻击我们的话,我们将是被动的。”

然后,他们趟过了一道暗河,继续前行。齐豫还是不停地用红笔做着记号,万一遇到不测,随时做好退出的准备。

这时,只听见刚刚趟过的暗河里发出“咕咚”一声,接着水花四溅,似有一个巨型动物落进水里。

贺华惊叫一声,扑到了齐豫的怀里。回文昌和史兴进立即卧倒。

齐豫摁下贺华,猛然转身,掏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他头顶上的矿灯也马上扫描了过去。灯柱下,河面一漾一漾地波动着,从水面上突然露出了一张脸来,只见他红红的头发,绿色的眼睛在朝着他们调皮地眨动。

“万俟树,是你这个调皮鬼呀!”齐豫说,“你怎么跟来了?”

四、迷路危机

五个人互相帮扶着,继续摸索着行进。此时谁也不敢大声说话,甚至连急促的呼吸都是压抑着的。

果然如齐豫所说的那样,这里是一个洞府世界。洞连洞,大洞过后是小洞,小洞又连接着大洞。

突然,走在前面的齐豫定住不动了,矿灯光下,照着的是一块突出的岩石,岩石上分明有一个红色的标记,表明这条路他们刚刚走过。齐豫的脸沉了下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他们一直是在原地──也就是几个溶洞之间来回兜着圈子。他们迷路了……

贺华瞪大惊恐的眼睛问:“咱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齐豫说:“这里的岩石层交错叠蔽,形成了暗格,就跟许多层书架一样,繁杂罗列。来时的洞口如果找不到,惟一的办法只能是找到一个新的入口。”

这时,贺华突然惊悸地叫了一声,指着一个地方说:“看,那里有一个人!”

齐豫马上将矿灯光照向那里,几个人一同望过去。灯光下,在一个类似台阶的岩石上,确实站着一个模样怪异的人!

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望去,从穿着打扮上看,这人是一个武士,手执钢刀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已经残缺不全,看不出是哪个朝代的人,但面目狰狞而恐怖。

回文昌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掷了过去,石子投偏了,叽里咕噜滚出了很远,声音被放大了好几倍,触动着每个人的心弦。

齐豫告诉大家不要动,他轻手轻脚地朝着那人慢慢迂回逼近。齐豫走到那人跟前,用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人马上垮塌下来,化成了一堆齑粉,白亮的骨骼“哗啦啦”也滚了出来。与此同时,在他背后,清晰地出现了两个字。齐豫仔细地辨认了一会儿,他认为这是一种绝迹的少数民族的文字,从象形意义上推敲,大概就是“死地”二字。看来这人没能走出这个“迷魂阵”,最终饥饿而死。这人是一个武士,也许是一个侵略者,被追赶至此,却没能逃出死亡的厄运。

齐豫感到后背一阵冰凉。

他回到几个人中间,郑重宣布:“从现在起,我们每个人必须节约吃食和能源,只有这样才会有一线希望。”

“还有,我必须关掉矿灯,只有在出现意外或行进中才能打开。”他继续说道。

矿灯关闭以后,四周顿时漆黑一片。大家就在黑暗中休息了。

贺华紧紧搂着万俟树,夹在几个男人中间,可齐豫还是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这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女孩儿,在大学期间,她和齐豫很要好,但至今还没正式确定恋爱关系。齐豫认为,这是一个需要社会和经历来淘洗的女孩儿。但贺华对齐豫的爱是矢志不渝的。

“齐豫,齐豫!”齐豫刚想进入梦乡就被贺华推醒了。黑暗中,他知道贺华一定一直睁大着惊恐而明亮的眼睛难以入睡。

“齐豫,”贺华说,“有动静。”

话音刚落,大地就开始震动了起来。这是一种有节奏的震动声,声源好像来自头顶又好像是来自地下,让人感到是那样迫近。

几个人都支起了耳朵,声源忽然消失了。死一般的寂静过后,贺华失声哭了起来。

齐豫安慰道:“别怕,这里是一个狭小洞穴,巨型动物是很难进来的。”

五、劫后余生

歇息了半天,几个人开始行动。走了几个显然是已经走过的洞穴,万俟树突然拉住了齐豫,伸出手向着洞顶指去。齐豫抬头,果然发现洞顶上有一个类似天窗的洞口。原来他们只顾及下面,忽略了上面。

齐豫惊喜地说:“万俟树,你真的还有当时的记忆?”

万俟树笑了。齐豫这才发现,万俟树具有夜视能力,也就是猫眼的功能。

几个人搭着人梯,来到了上一层洞穴,远远的,一丝熹微的光线从洞的尽头映照进来,几个人激动得拥抱在了一起,欢呼雀跃。

终于来到了另一个出口。眼前豁然开朗,阳光下的万千景象令人眩晕——这就是那个所谓的“神秘谷”了。此时正午的阳光倾泻而下,照耀着谷里的一切,真是一个丹青高手难画难描的神奇世界。温泉形成了一个个纵横交错的溪流,勾勒出一个个绿色的小洲,稀有植物在这里茁壮成长,有大片的银杏树和一些说不出名字的稀有树种,成片的冬虫夏草密密麻麻靠拢着,还有大片六片叶的人参正开着鲜艳的花朵。这是一个静谧的天然植物园,绿得人养眼,五彩缤纷的花朵点缀其间,与绿色相映成趣。除了上下翻飞的五光十色的彩蝶,看不见其他的动物,原来这里的植物都是靠蝴蝶来传播花粉的。

万俟树就像一只快活的蝴蝶一样,张开双臂,大声叫着,然后,在地上又是跳又是打滚儿。

真不敢想象,万俟树这个孩子当年是怎样一路顺畅地爬到遥远的另一个洞口,而未葬身于蛇口的。在齐豫的眼里,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这样高兴、快活。

这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再次传来,一只巨大的绿色怪兽在银杏林边一闪不见了。

“天哪!”史兴进惊恐地说,“还真是史前动物,好像是一条恐龙!”

望着眼前的景象,人们好像一下子来到了远古。

齐豫说:“大家不要大声喧哗,就地休息,以免惊扰了怪兽。太阳很快就要偏移,这里马上就会变成黑夜。”

人们就地而坐。

回文昌朝史兴进使了一个眼色,说要到前面的树丛里解手,二人诡诡秘秘嘀咕着走了。

太阳很快移走了,天色暗了下来。

“你们是怎样进来的?”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传入齐豫的耳朵。

齐豫瞪着贺华,贺华说:“我没有说话呀!”

齐豫打开矿灯,发现一男一女站在了他的面前。这是两个类似植物的绿色人种,那个女的手里还牵着万俟树。

那男的说:“你们不要害怕,我和她就是很多年前在万村殉情的人。我们俩都姓万俟,虽然出了五服,却违反了族规,被定罪沉塘。我们一起跳进了那口古井,历尽辛苦才到了这里,不再打算出去了。这孩子就是我们的,后来他失踪了,谢谢你们把他送回来。”

“你们……你们……”贺华吓得退缩着。

那女的一笑道:“我俩进到这里来以后,吃了这里的植物,就变成了这种样子,我俩都很怕阳光,这里白天很短,我们只有到了漫长的晚上才能出来话动。”

齐豫恍然大悟,难怪万俟树总是喜欢吃树皮和树根呢,原来他们由于吃了这里大量的植物,身体发生了变化,就成了绿色的野人了。

这时,回文昌和史兴进也回来了,看见这一对“野人”也感到好奇,问这问那。

那男人说:“这里有一个叫做‘莫比’的怪兽把守着,这家伙对我们很好,但它的脾气很怪,凡是进来的人,它不许带走这里的一点儿东西。它要是发起脾气来,就会置人于死地。”

贺华问:“这‘莫比’就是那个绿色怪物?”

男人点点头。

齐豫说:“我们绝不会破坏这里的一点儿东西的!”

长夜漫漫,几个人交流得很投契,不觉阳光又一次匆促地莅临了神秘谷。那对男女立即觉得难以承受,不得不躲了起来。

“咱们也该回去了……”齐豫依恋地望着这里的一切,它的美丽也许只有在这样的世界才会有吧?他看见万俟树香甜地吃着一块块根,问他:“孩子,你留下来吗?”

万俟树不置可否。

贺华紧紧地搂着万俟树,央求齐豫说:“他早晚也会变成野人的!”

齐豫说:“也许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归宿和乐园。”

一行人朝着洞口走去,突然莫比将大大的身躯挡在了他们的前面。这个绿色的庞然大物面目狰狞,就像一只放大的鳄鱼,牙齿犀利如刀。

齐豫说:“大家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带走这里的东西。”

话刚说完,莫比就把长长的脖子伸了过来,一口衔住了史兴进的上衣,史兴进的挎包掉落了下来,从里面滚出了几个硕大的人参。史兴进大叫着,他是想把人参带回去送给领导的。

莫比张开巨口,一下子将史兴进吞了进去。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人们甚至还来不及惊愕。

回文昌大叫一声,扔下挎包朝着来路奔逃而去,他的挎包里装满了冬虫夏草。他边跑边说:“齐豫,救救我,我只是想带回去给老爸治病,没有别的意思──”

莫比几步追上去,一口咬住了回文昌,然后朝山石上掼去,回文昌的身子落进一条湍急的地下河入口,随着水流漂进了暗河。

贺华紧紧搂着惊恐的齐豫,事情发生得如此急骤,他们完全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六、尾声

齐豫和贺华从古井里刚刚上来,看到那根古藤还在摇动,似乎有动物尾随而上。他俩对望了一眼,觉得不可思议。不一会儿,露出了一个红色的脑袋来。

“万俟树!”

齐豫一把拉过孩子,抱在了怀里。看来这孩子还是向往着人类文明。

齐豫和贺华回来后,着手整理着有关神秘谷的第一手材料,准备将它和万俟树一起带走。可是就在三天之后,万村发生了一场强烈地震,在地壳的挤压之下,那口古井突然合拢……

这也许是上苍的有意安排吧。

灵异小说

黑狗托梦

2022-6-10 15:20:28

灵异小说

8个真实的农村老家的故事

2022-5-22 1:4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