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年间发生在辽阳城西的河洪堡村出龙的故事

  文/徐绍吉   这个一百年前的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辽阳城西北十几公里远的河洪堡村,我们辽阳当地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听说过这件事。   六八年我下乡到辽阳灯塔公社兰旗...

  文/徐绍吉

  这个一百年前的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辽阳城西北十几公里远的河洪堡村,我们辽阳当地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听说过这件事。

  六八年我下乡到辽阳灯塔公社兰旗大队当知青时,房东关大爷又给我们讲起了他民国时期在河洪堡村扛活时,村里的老人给他讲过的光绪年间发生在他们村里的这个故事。

  那大约是光绪二十年左右的时候,靠河洪村南头住着吴先生一家,五十多岁的吴先生早年丧妻,领着一儿一女过日子,家里靠沙河边有几亩地自己耕种。

  吴先生小时候读过几年的私塾,年轻时又和二叔学了几年看风水和卜卦。因为他人很聪明又很专研,说话总能说到人家心里去,所以三里五村的乡亲们谁家里有事时都爱找他帮忙看一看。他待人宽厚,乡亲们都很尊敬他。

  转眼间女儿嫁到了离家十多里路的房甘堡,儿子吴运龙也娶了媳妇,开春时儿媳妇又有了身孕。

  但是吴先生还是有些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老胃病又犯了,而且越来越重。

  这天晚上,自知时日不多的吴先生叫来了儿子和儿媳拉着他们的手说,爹爹给别人看了这些年的风水和卜卦,以后再也不想做了,今天爹爹就把自己的后事安排一下吧——

  我二叔活着的时候就和我说咱家那地里靠河边那片坡是千里难寻的宝地,我也看好了那块地,我死了以后就把我葬在那坡的中间,头要朝河水的方向,入殓时不能穿寿衣,只穿单衣,不能扎裤腿,下葬时天要下雨,鱼要上树。

  还必须要看见一个戴铁帽子的人到场,几样缺一不可。另外他告诉儿媳从他下葬的那天起一直到孩子出生的那天止不能走出自己家的院子一步。

  切记!记!

  吴运龙和媳妇听了爹爹的一席话感到很惊奇,忙问爹爹你让我们做这些都是为什么呢?

  吴先生说天机不可泄,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最后吴先生又嘱咐运龙一定要善待家里的大黑(大黑狗),如果大黑死了以后一定要把它葬在爹爹脚下三尺远的地方,吴运龙和媳妇流着泪答应了爹爹,一切都按爹爹的嘱托办理,请老人家放心。

  第二天吴先生真的走了,运龙和媳妇按着爹爹嘱咐办理着后事,但回到家的姐姐知道后却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姐姐说其他的安排我没啥意见,但不给爹爹穿寿衣是不行的,我俩从小就没了娘是爹爹一手把我们两个拉扯大的,我们已经很对不起爹爹了,老人家走时连件寿衣都没穿上我这一辈子心里也不会安定的。这事必须由我来做主。

  这样运龙只好按姐姐的意思办。姐夫为爹爹穿好了寿衣又扎好了裤腿。

  出殡的早晨天突然下起了小雨,起灵后运龙的心还是有点不安,那戴铁帽子的人还有鱼上树能不能出现呢?

  当棺椁抬到墓地时运龙突然见到从旁边的小路走来了一位年轻的大汉,左手拎着一个铁锅右手拎着两条鱼。

  可能是雨越下越大,这大汉急忙的走到墓旁的一棵大树下把两条鱼挂到了树杈上又把铁锅盖到了头上用来遮雨,运龙见后心中自喜,这不正是爹爹所言鱼上树了,戴铁帽子的人也出现了吗?

  鞭炮放过后开始下葬,原来按棺椁尺寸打好的井子下葬时棺椁前边总是有障碍挡住,下了几次也没下去,运龙急得要命,这时突然见那在树下避雨的大汉跑了过来,只见他上前轻轻地搬了几下棺椁就平稳的入土了,运龙一看心里很是兴奋,忙去谢那大汉,只见那大汉没有说话转身就没了踪影。

  这时有人认出了那大汉是浪中沟村的人,年纪不到二十岁,人称谢大个子。

  话说吴先生下葬的当天晚上设在京城的钦天监就观察到京城的东北方向突然出现一颗帝星(紫微星),慢慢的升起,由于被云雾遮挡时隐时现,很难确定准确的位置。

  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云雾突然不见了,最后确定此星就出现在辽南的辽阳一带,帝星(紫微星)的出现是说明该地区要出真龙天子,钦天监立刻将此事上奏给了慈禧太后,慈禧听后感到很是惊讶,忙令钦天监组织人员到辽南地区彻查到底不留隐患。

  话说吴运龙送走了爹爹以后,家里的担子都落到了他的身上,他一边耕种家里的几亩田地,回家还得干些家务照顾怀孕的妻子,更让他烦心的还有家里的那条大黑,这大黑平时非常的听话,家人也非常的喜欢它,平时不管谁出门它都会跟在你的身后,只要遇到一点的麻烦大黑都会勇敢地冲上去为你解难。

  记得那年吴先生有天晚上喝多了酒到河边时走空了落到了河里,硬是让大黑把他拖上了岸,所以大家对它真是疼爱有加,每天大家吃饭时也会给大黑盛出一份,大黑总会摇着尾巴以表谢意。

  但自从吴先生下葬的那天起,大黑完全的变了,它白天趴在窗前睡觉,一到晚上就会顺着平房爬上屋顶,站在正房中间的房脊上一站就是一个晚上,有时还朝天狂叫一阵,直到天亮才下来。

  刚开始吴运龙还没太在意,但过了些日子邻居家就找上门很有意见,没办法运龙媳妇只好让运龙把大黑送到了娘家临时的锁了起来,暂时让娘家人帮助看管一下。

  但第二天大黑就挣脱了绳索跑回了家,晚上又站到了房顶上,急的运龙两口子真的没办法。

  这天正好运龙的舅舅来到了家里,见状说鸡飞狗上房不是好兆头,干脆把大黑远一点送人算了,运龙和媳妇坚决不同意。

  舅舅说这些天我没啥事把大黑领回家给你看些日子,过些天待大黑稳当些再让它回来,运龙两口子只好同意了,临走时大黑扑到运龙的怀里。

  眼里流出了泪花,它咬住了运龙的衣角不放,运龙哭着对大黑说,你走吧,过些日子再把你接回来,大黑被带走了,待运龙过几天去看它时,大黑已被舅舅的家人吊死在后院的大树上了。

  原来大黑到舅舅家每天叫个不停,家人一气之下将它吊死在了后院的树上,运龙哭着回家告诉了媳妇,运龙媳妇听了差点晕了过去,说你赶紧再去一次,爹爹临终时说如果大黑死后把它葬在爹爹脚下三尺远的地方,你赶紧的把它接回来葬在爹爹的脚下。

  听了媳妇的提醒,运龙又返了回去,当他再次来到舅舅家时大黑已经变成了一锅肉汤,为此运龙的媳妇大病了一场。

  其实运龙两口子哪里知道京城的钦天监已经观测到东北方向显现的那颗星,由于有云雾遮挡一直没确定其准确的位置,其实这星象就是吴先生在脱身化龙过程中的龙气所致。

  如果吴先生化龙成功其孙子将成为未来的真龙天子,家里的大黑每晚都站到房脊之上是为吴先生遮挡龙气,使京城的钦天监很难确定准确的位置,为吴先生化龙成功拖延时间。

  如果大黑死后葬在吴先生的脚下,也能为其遮挡星象,可惜失去大黑以后,京城的钦天监很快的就测出了此龙气就升起在辽南地区的辽阳城方圆百里之内。

  京城的钦天监马上组织了一批人马,由星象师等人带队以戏班子的形式到辽阳城周边方圆百里各村镇演出,以便确定龙气所生的准确位置。

  这戏班子每到一村都会敲锣打鼓在村里走上一圈,这天戏班子来到了河洪堡村,锣鼓声让乡亲们纷纷地跑到街头好不热闹。

  运龙媳妇和运龙说我也要去看一看,运龙说不行爹爹临终时一再嘱托,孩子出生前让你不要离开这院子一步,眼见你要生产了怎么能违背爹爹的教诲。

  媳妇听了也是,但当戏班子来到院前的街上时,运龙媳妇心想我就登上院子里靠墙边的土堆上看一眼吧,于是她就登上土堆向外看去。

  也许这才叫巧合,运龙媳妇刚一探头正被走在戏班子最前面的观相师一眼望见,观相师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见这妇人面色紫青,头上有角,鼻眼突起,真如一龙头探出墙来。

  观相师没漏声色,第二天一队官兵便找到了运龙爹爹的坟墓,当打开棺椁时让人很是吃惊,老先生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踪影,棺椁前形成一个洞。

  寻洞挖到河边时发现一个龙首龙身的怪物,此物龙首已经生成,身体大部分也化成龙形,身上长了鳞甲,只有双脚由于裤腿扎的太紧没有脱去龙脚还没有形成,没法下水。

  官员吃惊之余感到庆幸,如此龙下水的话便很难再寻到踪迹了。

  官兵马上对它进行了火化,并在坟墓的周围打下了九口井,以泄地气破除风水。

  话说运龙媳妇在吴先生坟墓被破坏的次日便生了一子,由于难产母子双双毙命,运龙被官兵带走后便再也没了音讯。

  后来听说那浪中沟村的谢大个儿没过几日便得了狂癞病,不久便因病去世了。

  据当地的阴阳先生说,如果吴先生化龙成功的话那谢大个子便是后来天子保朝的重臣。

  当地百姓对吴先生很是敬重,为了纪念老先生的功德,大家在他的坟地旁修建了一座龙王庙。

  为了更深的了解这段故事,上月末的星期日我乘车来到了河洪堡村,走进了龙王庙,见那庙中的碑文上仍记载着这个一百多年前发生在这座庙前的故事,问了几位老者,人人都能讲出这段光绪年间曾经发生在村里的感人故事。

  小沙河静静地从村旁流过,庙前那片被河水环绕的土地上真似有一股云雾缭绕,感叹之余真觉得此地风水不凡,那庙台之上龙王爷的灵位前,一位老妇人又点燃了一柱香,默默的祈祷着她心中的龙王能保佑这方土地风调雨顺,保佑这里的人们岁岁平安。

灵异小说

消失的世界

2022-6-10 15:35:31

灵异小说

蛇妖娶亲

2022-6-8 23:26:26